年的味道
分享到:

临近年关,各家各户开始风风火火地忙碌起来。有的忙着掸尘打扫,扮靓门庭;有的忙着制作香肠腊肉点心,自备年货;有的忙着添置家电,换个大屏彩电看“春晚”;也有的忙着整理房间,准备亲人回家过个团圆年……在大街上、商场里,一幕幕繁忙的景象,让人时时处处感受到节前年味渐浓。


  要说过年,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对象各有各的期盼。小孩子盼着过年,估计是掂念着压岁钱、烟花爆竹和新衣裳;学生们盼着过年,可能是想着放寒假,终于可以好好玩一把,或是美美地睡一觉了;女人们盼着过年,或许是等着年终奖满满“归仓”,好好攒起来;男人们盼着过年,估摸是与亲戚朋友打麻将、拔十三、斗地主,终于可以没日没夜地潇洒潇洒了;还有老人们,平时儿孙忙着自个儿工作学习,想见上一面真的不容易。过年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早早地备了“大红包”,还特地买来一大堆玩具、零食,就等着儿孙来拜大年,真是眼睛瞭穿、满心欢喜啊!对老年人来说,全家人能欢聚一堂拉拉家常就是最大的福气……


  小时候,每逢过年家里总是特别忙。腊月初头就捣年糕,家里派我去管年糕摊、数株数。母亲买来几包豆酥糖,让我们裹在年糕里或是蘸着吃,非常香糯可口。腊月初十开外,家里差我去排队打米胖,父亲拎去大米,我和姐姐抬柴爿。一车车米胖爆出滚滚烟尘还夹杂着阵阵香气,我们捂起耳朵咧着嘴,从来不晓得应该躲远点。米胖和上焦糖、芝麻、花生、桔皮或是红绿丝,压平冷切后被切得整整齐齐的一块块,再装进洋油箱桶保存起来,那便是过年招待客人的上佳甜品。腊月十五六那几天,家里掸尘除垢、擦玻璃窗、清洗家什等,洗洗刷刷很是忙碌。父亲有时还会被叔叔伯伯们请去画灶神,或是一起打扫祠堂、清理屋边积垢淤泥。垃圾清理完毕,村里就按户出劳力,往各条巷子铺上一层新的细石碴。这会儿,婆婆婶婶们都会轮着去祖家祠堂谢年感恩。


  腊月二十后,家里碾米晒粉忙着做点心,一般是做萝卜团、红团团、米馒头、夹沙糕这几样。姐姐帮忙做点心、盖红印。我是家里的“烧火丫头”,随时得听从母亲发号,柴火旺点小点对蒸点心很有讲究,由不得自已半点胡来。腊月二十七八,家里要祭祖祈福,接着就开始置办年货。采购年货,买两只鸡鸭是每年少不了的,还有鱼胶、牛肉、长肋、小排、冬笋、黑木耳及一些干果炒货等等。父母一早出门,到吃午饭时才回来,父亲扛回满满的一蛇皮袋年货,里面塞满了浓浓的“年味”。一切准备定当后,我们就贴上“春联”、挂满“福”字,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的,沉浸于喜庆的氛围之中。


  俗话说:要睡冬至夜,要吃三十夜。每年大年三十,母亲总会慷慨地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高档货”,烧了满满的一大桌子菜,有小白虾、葱油蟹、清蒸鲳鱼、红烧带鱼、糖醋鲑鱼、鲞扣肉、土豆烤鹅肉、白切鸡、香肠炒芹菜、糖醋小排、鱼糍面、三鲜羹等等,还配上点心、饮料什么的,那感觉真的像办喜酒一样。一边吃饭一边听屋外鞭炮噼啪烟花四起,渐黑的天幕划过闪闪火光,开出一簇簇五彩斑斓的烟花,衬得整片夜空格外艳丽。


  正月初一是一年中最大的喜庆日子,村里的人赶着去庙会烧香拜佛,祈求这一年风调雨顺、平安健康、交上好运。祖辈们也立下规矩:新年新岁小辈需向长辈点香拜大年,亲戚朋友间见面只道喜庆贺,不提旧年往事或出言不逊;鞭炮的碎屑及瓜果壳不能在初一清扫,也不能往家门外扫……年,是中国人的大节日,在象山有着浓厚的年俗风味,浓浓的新年祝福也伴随我们开启新的希望和梦想!


吴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