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晶晶:有理想不忘本心 笔下自有力万钧
分享到:



                      2019年3月走访舟山虾峙吕泗洋亲历者

                 2018年12月走访宁海尘肺病患者

  记者 洪笑然 

  12月20日晚,龚晶晶在朋友圈晒出了刚出生宝宝的照片。在肚子里的这十个月,他跟着妈妈探访了艾滋病监区、精神病院、舟山寡妇村,也去过各大高校、站上各种舞台,做经验交流与演讲。不一样的世界,在妈妈追逐理想的道路上,他从“小”就见证了。

  实现最初的梦想 做一名好记者

  小时候,老师和家长总会问孩子们,最崇拜的职业是什么?对龚晶晶而言,记者就是她向往的职业。意气风发、干练有素,不畏艰难、险阻做人民的喉舌,这样的形象,一直在她的心目中闪着光辉。

  2012年,她进入宁波晚报社会新闻部开始了实习生活,十多年来对这份职业的朦胧向往从这一刻起,逐步变得清晰、丰实起来。都说新闻是跑出来的,写调查稿子尤为辛苦,要揭露社会上各种沉疴积弊,工作繁琐又危险。每一篇深度调查的文章背后,是拨打了几百个电话后的口干舌燥,是跑遍宁波大小社区的汗如雨下,也可能是暗访被发现之后的危险时分。

  当然在这段过程中,有些事比起艰难的采访本身,更容易让人感到沮丧,有时候是奋战了数天的稿子被从天而降的关系临时撤掉,有时候是热心维权,却被当事人利用,甚至倒打一耙。没有收入,却要付出许多,要不要继续坚持?那时候她总是在心里向自己发问。有一回帮同事做酒驾实验,她喝醉了,积压许久的情绪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她躲在了厕所里痛哭,因为怕被同事发现,只能捂着嘴巴默默流泪。可是擦干了眼泪,她又成为了那个勤奋努力的记者小龚。

  龚晶晶的入门老师叫吴震宁,他教会她暗访卧底的技能,和采访人谈话不被“劫持”观念等技巧,他也告诉她做新闻的初心:“新闻线索千千万,需要帮助的人也很多,但作为一个记者,做不做这个新闻,应该取决于稿件发出后,能否真的替当事人解决问题。”实习十个月,一叠厚厚的报纸,凭借自己的笔杆子,龚晶晶还真的解决了不少的问题:促使余姚市开展运营“黑车”整治行动,推进了宁波公墓相关收费标准的出台和实行……切实帮助他人解决问题所带来的成就感,成了她心头的蜜糖甜,成了支撑她继续当一名好记者的动力。

  龚晶晶是象山东陈乡人,因为是老同学,也偶尔会在象山的重大活动中碰面,所以我与她经常有联系。2015年10月,忽然得知她从南都周刊浙江站辞职的消息。印象里,她工作能力强,又肯吃苦,收入不错,甚至快要晋升副主编了,拼出了让许多同龄人羡慕的成绩,她却背手放弃了。震惊之余,我问她,为什么作出这样选择?微信上她回我,不想再写软文了,想做真正的新闻。那时候我知道了,她用并不高大的身体,揣着炽热的新闻理想前行。

  后来她应聘到凤凰网,遇见了另一位老师,张登贵。他是宁波日报报业集团原编委,知名新闻评论家,宁波新闻评论获中国新闻奖第一人,除三获中国新闻奖外,出版评论作品集、学术专著及翻译小说等共11部。龚晶晶告诉我,她曾因为多年来追踪深山留守老人喝水难却始终无法解决而感到无力和愤慨。而在张老师看来,高山村落逐渐消失,这是村庄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自然消亡,是必然会经历的一个过程。从他身上学到的,是以不同的视角看待问题,是新闻的广度和深度。

  探访过荒村、蹲过垃圾填埋场、进过精神病院……哪里能出新闻,龚晶晶就往哪里钻。她很快在人才济济的凤凰网里站稳了脚跟,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迅速晋升为首席记者和微信主编,可她也深切地感觉到,时代变了,记者的笔头被太多东西所束缚。

  抛开过去

  以新的身份记录世界

  从萌生退意到真正打定主意,是因为一本书。2017年,有人找到龚晶晶,想集合她的作品出一本书。可是她翻遍了自己从业数年来的几千篇稿子,觉得没有几个能够称得上是作品二字。商业稿自是不必说,就连那些付诸无数心血的新闻稿,等热点一过或者问题解决了,就成了无用的空文。回顾来路,她的理想也终于在整理和回忆中变得更为明晰——去做一个记录者,记录这个世界的美好或者不完美,让现在更多的人以及以后的人们看到此刻平凡世界里不平凡的故事。

  于是龚晶晶又一次“不按套路出牌”,在她27岁生日这天,裸辞了。一个有名气的记者,到哪了人们都会抢着要,早有不少单位和公司向她抛出橄榄枝,并许以不薄的报酬。可那么多选择里,她偏偏选了最难的一条路——成立公众号,做一个自由的媒体人,一切从零开始。当生活让位于理想,她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如果一年时间还折腾不出什么水花,就回归以前的工作。”

  她的公众号叫明州世相,以晶晶姑娘为笔名专做深度调查,挖掘历史事件及社会边缘人。很快,明州世相推出了《宁波有艘永不沉没的“太平轮”》《东海野生大黄鱼灭门记》等文章,详细全面的走访考证、理性中带着感性的记叙风格掸开灰尘,擦亮了解那些鲜有记录的历史故事,并迅速“俘获”了大批粉丝。许多读者甚至像王小东、曹景行这样的大咖们都自发地转发推荐,成了晶晶姑娘的“自来水”。每次推文,留言板和公众号后台是最热闹的地方,有人是故事的亲历者,写下当时的回忆;有人被故事打动,称龚晶晶为宁波柴静;还有人会积极留下线索,提供新的素材,其中甚至有不少来信来自海外。

  成立两年多,现在明州世相已经记录了32个故事,收获粉丝近十万,在宁波本土有了较大的影响力和公信力。2018年,澎湃新闻纪实频道发来入驻邀请,明州世相成为唯一一家受邀的宁波媒体,从此更多的人透过龚晶晶的文字,了解宁波这座城和城中特殊人群的过往和现状。有人被吸引,对这座素未谋面的城市迸发出喜爱,想来看看,甚至想在这里工作定居。有人被改变,19岁宁波小战士茂县抗灾的故事,引发社会公益组织关注,2天内集结了240人的帮扶小组,对新磨村24个孤儿进行长期助学;追踪宁波76位血友病患者生存现状,并最终解决他们多年来缺药少药的问题……“我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从未料想他们会发挥这样的作用。”龚晶晶说,能在完成自己“记录”梦想的同时,帮助当事人群或是宣传宁波城市形象,她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更多的角色

  不变的是本心

  喜爱明州世相的粉丝经常会在后台留言催更:“晶晶姑娘干什么去了?”“什么时候会有新文章更新呢?”……见过龚晶晶笔下不一样的宁波历史和人物之后,越来越多的读者们期待着“讲述”下一个好故事。

  更新慢,自是有原因的。慢工出细活,纪实性文章本就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用于前期摸底调查,才能整理写作,从定题到成文,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也有些作品,其实龚晶晶已经完成了,却经过再三斟酌,决定不发出来与读者见面,尽管她明知这些内容随便就可以获得10万+的点击量。在流量为王的时代,一个公众号不追热点,不博眼球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她说:“在这个人人自媒体的时代,最重要的是,热点当前,更要有媒体良知。有些素材我跟了两三年,可有时哪怕成稿了,只要有可能对我的当事人造成难以预估的影响和伤害,我就会进行自我阉割,很多稿子也因此没有发出。”

  明州世相成立的第二年,龚晶晶和丈夫张树勇创办了世相传媒。公司对他们而言,梦想舞台的意义多于赚钱的工具。不赚快钱,坚守理想的道路,总会走得更艰难些。可他们仍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两三万一条的头条广告邀请,通过带团队,开展承接公众号代运营、写书、活动策划执行等业务来运营公司。

  到了2019年,除了写文以外,龚晶晶有了更多的事情要忙碌,写完了纪实性报告文学作品《追鱼》、编著历史纪实散文集《宁波往事》、进行讲座签售、来到各大高校开展线下交流,当然还有从未停下的记录人间的脚步。前些日子,张树勇刚告诉我,她即将当妈妈。近一年来,原来她是带着孕肚在奔走,为人们带去宁波故事,也为了打造一个更有文化氛围的宁波而努力。她带着孩子看了诗和远方,也探访了最最现实的当下,这真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个孕妇。在采访的时候,她笑着说,自己已经不是记者了,是记录者。我的脑海里忽然又浮现出2015年她辞职时说的那句话。尽管身份变了,但是始终行走在实现自己理想的道路上。大概有梦想、有坚守的人心底就会有巨大的能量支撑其前行,而笔下自会有万钧之力。

  只要共同努力 人人都有出彩的机会

  龚晶晶:假象、虚伪、流言,有时就像一场大雪,把这个世界盖住了,真正新闻人就应该成为这个世界的扫雪工,就算你们在扫雪的时候有人会骂你们,但是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你们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