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路上的美丽坚守
分享到:

戴明妃

熊芳芳

吴艳玲

李芳

■ 记者 张瑶瑶

  说起送快递,第一反应就是辛苦,都是“男人的世界”。然而在这个行业里,也不乏女快递员的身影,她们与男快递员一样,无论酷暑严寒,骑着快递车奔波在送件路上,与时间赛跑。

  记者采访了多位女性快递从业者,在采访过程中,每每问起,为何选择干这一行,她们的回答大同小异,无不是为了生活打拼。在这里,为大家讲述其中四位女性的从业经历,愿每一个为生计奔波的人,都能平安回家,喜乐团圆。

  戴明妃:送件是工作,也是责任

  辞旧迎新之际,戴明妃也即将迎来她作为邮政投递员的第9个年头。每天早上6点不到,42岁的戴明妃早早起床,料理家事,送儿子去上学后,便骑着电动车奔波在石浦的街道上。她要把报刊、信件、广告、杂志等准时送到收件人的信箱里。

  戴明妃是宁波市海曙区人,十余年前,她与在宁波工作的丈夫相识,婚后随其来到象山生活。成为投递员源于一次偶然的寄件,她在寄件时得知邮局正在招收投递员,经报名后被顺利录用。“刚开始是有一些不适应的。”戴明妃坦言,每天必须早起,身着制服,骑车载着绿色邮包奔波在路上,对石浦道路不熟悉、听不懂石浦方言、业务也不熟练,天天在外面日晒雨淋。好在她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并渐渐在这份工作中找到了乐趣和意义。“我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一行,虽然天天在外面跑比较辛苦,内心却是充实而快乐的。”戴明妃相信,自己就是客户的镜子,送件过程中她的微笑也能换来客户的微笑。

  为了做好投递工作,戴明妃常常夏天一身汗水,冬天一身冰霜。遇到恶劣的天气,她心中首先想到的是客户,总是想方设法把邮件送到客户的手中。石浦古城有许多老年住户,每天都有阅读报纸的习惯,考虑到有些老人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戴明妃贴心地把报纸送上楼,临走时还会帮他们把垃圾带下楼。石浦镇里有个鱼师禅寺,坐落于石浦港前的二湾山国家AAA级森林公园内,没有可供车辆行驶的道路,上下只能靠人力攀爬,每当寺庙中有信件、杂志需要签收,戴明妃都会爬上山,及时将信件送达。

  在投递过程中,戴明妃坚持认真投递好每一封信,不让一封信“死”在自已手里。这些“死信”大部分经长途跋涉,来自监狱等特殊区域,收件人早已搬迁或者更换了联系方式,寻找起来十分困难。戴明妃每天送完报纸和信件后,都会挨家挨户打听,也经常去社区查询收件人新的联系方式,确认准确的地址后,再进行投递。“信件送到了,我的一颗心也就放下了。”戴明妃说,“每一封信都承载着寄件人的希望,花再多时间精力,我都会努力送到。”

  熊芳芳:我和男快递员一个样

  熊芳芳是个爱笑的姑娘,圆圆的脸庞,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就弯成两条月牙。她今年27岁,来自安徽六安,加入快递员行列已有2年。

  1月份的石浦,寒风阵阵,夹杂着特有的海腥味。凌晨5点40分,熊芳芳准时起床,简单洗漱吃完早餐,6点10分,她骑着快递车准时出现在石浦老菜场。一箱箱已经打包好的海鲜罗列在地上,熊芳芳吸了吸鼻子,蹲下身子确认打包是否严实,再把快递单一一贴上,搬到快递车上,动作麻利。这是无数个属于工作日的早晨。

  熊芳芳和她的丈夫都是顺丰的快递员,负责石浦镇老菜场周边4到5公里范围内的业务,他们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来老菜场接收打包好的海鲜。“有时也会去寄件人家里收件,帮忙打包海鲜。”熊芳芳说,多的时候,他和丈夫两人一天能收件400来件,少的时候也有100多件。

  老菜场周边居住的多是老年人,住宅老旧,没有安装电梯,熊芳芳曾扛过五六十斤的货物上6楼。“我力气大,一点都不比男快递员差。”熊芳芳说。常年打包收件,她的手指被胶带粘得脱皮,无法辨认指纹。每次派件送到客户手中,或者按照客户要求放到指定地点后,熊芳芳都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提醒告知客户。她的同事说,我们一开始觉得女孩子做快递员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完全颠覆了我们的印象,力气活一点都不推托,简直就是物流界的“神奇女侠”。

  对于熊芳芳来说,压力最大的还是收件。客户在APP或者支付宝上下单后,他们必须在5分钟内主动联系,40分钟内上门收件。忙的时候,节奏非常快,收完一个件,马上就要飞奔到下个收件地点。偶尔因为各种原因有所延迟,部分心急的客户会有所埋怨,熊芳芳也会耐心解释,获得对方的理解。

  同在顺丰工作的丈夫一开始也担心妻子无法适应快递员的工作,工作量大,大都是体力活。时间久了,丈夫也非常支持她。熊芳芳认为,自己跟男快递员没什么不一样,他们能做的,她也能做。

  吴艳玲:为了生活能更好一点

  同在顺丰做快递员的吴艳玲也来自安徽,年岁更小些,今年才25岁。她的配送范围是石浦延昌及周边区域。

  晚上八点多,吴艳玲下班回到家,换下顺丰工作服,和丈夫两人草草吃了些晚饭。她顶着发酸的双腿躺在床上,打开手机与远在安徽老家的女儿视频。“宝贝,今天晚饭吃了什么啊?”“今天吃了米饭,还有鸡蛋。”女儿稚嫩的声音通过网络传来,忙碌了一天的吴艳玲看着手机屏幕上白嫩的小脸,脸上浮现温暖的笑容。

  吴艳玲的女儿今年5岁,她和丈夫都在象山工作,女儿便由留在安徽老家的老人代为照顾。由于工作繁忙、路途遥远,这对年轻夫妻一年到头回乡不超过两次,平时也只能通过网络和电话关心着孩子的成长。

  2017年,吴艳玲的丈夫入职顺丰,经常跟她念叨顺丰快递的领导特别好、薪资待遇高、福利也不错。她不禁有些心动:“我也去试试吧。”至于女性从事快递行业的辛苦,吴艳玲则完全没有想过。2018年,在丈夫的推荐下,吴艳玲辞去原先在水产冷冻仓库里打包海鲜的工作,经考核后顺利入职,正式成为了一名快递员。

  顺丰快递的石浦分部有50多位快递员,女性凤毛麟角。“同事都对我很好,我老公也很照顾我。”吴艳玲是个颇能吃苦的女人,对于新的工作环境,她很快适应起来,三轮车技术也日益提升。每天早早上班,收件、理件、分拣、派件……她一天要派件收件近200件,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快件量特别大的时候,有时忙到晚上十点。吴艳玲说:“双11的时候最忙,一天不停地在送,饭都没有时间吃。忙到凌晨,还在营业部理货。”

  在吴艳玲的微信里,有足足六七百人,大都是收发快递认识的客户。在客户那里,她总会收到一些善意的调侃和帮助。有些客户见到她比较惊讶,“女孩子也来做快递员?”“别人看我一个女孩,个子又小,就经常主动帮我搬东西。”吴艳玲说,“每次碰到这种事,真的挺感动的。”

  虽然做快递员比较辛苦,吴艳玲工作的劲头却比以前更足了。“为了孩子,也为了生活能够更好一点。”吴艳玲说。

  李芳:带着儿子送快递

  “她可能干了,三轮车开得贼溜儿。”“干起活来一点都不含糊,从不喊苦喊累。”……这是同行们眼中的李芳。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李芳算不得真正的快递员。4年前,她与丈夫在文峰小区租下了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小车库,承包了中通快递在文峰小区区块的经营业务。“快递大都是我老公在送,我看着店面,平时帮着送附近的快递。”快件量大,时效性强,说是帮忙,李芳依然天天奔波在送件路上。

  今年35岁的李芳来自江西,2011年,她在同乡姐妹的介绍下来到象山打工,与来自安徽的丈夫相识,婚后定居在象山。从事快递行业是在2015年,这对从未接触过快递行业的夫妻由于没有经验,不懂快递流程,工作效率低,经常拣件理件到半夜。那也是李芳怀孕生产的一年,为了快递能够准时送达,也为了替丈夫分担,刚坐完月子,她狠狠心咬咬牙,用布条把一个月大的儿子裹在背上,骑着三轮车出去送快递。

  李芳计算过,派送加上自取,平时,她和丈夫一天需要理件300多件,遇上双十一,一天需要理件500多件。“公司规定,上午的快递必须在下午2点前送达,下午的快递必须在晚上7点前送达。”由于快件量大,每天早上,李芳都会带着儿子,与丈夫各自骑着三轮车去公司拉货,再经过分拣归类,带着儿子出门送快递。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儿子渐渐在快递车上长大,直至上幼儿园,也因此得了个“快递小哥”的绰号。李芳则渐渐消瘦下来,从原来的120斤,变成现在的90斤。

  对于从事快递行业,李芳思虑良多,一方面考虑到要照顾小孩,去厂里上班不方便,做快递时间相对自由,自己勤快一些,还是能照顾小孩。另外一方面,快递行业虽然辛苦,收入比在工厂上班高一些。送件久了,小区里和李芳熟络的居民见到她,都会主动打招呼,有些还会给她和儿子送些饮料和水果。“每次都觉得特别温暖。”李芳说,“象山这个滨海小城,接纳了我们一家在此打拼生活,就像我们的第二个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