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样护士:7小时不脱防护服
分享到:

p1_b.jpg

  图为黄淑君刚脱下防护服

  记  者 洪笑然 

  通讯员 陈华莹 何宁宁 王琼 

  疫情当前,如果说医护人员是冲在防疫一线的战士,那么在隔离病房里的一群护理人,可以称为抗疫战线的“前哨兵”,他们就是采样护士队伍。

  据了解,呼吸道病毒一般在人体的鼻咽部,需要由医务人员采集送检判定是否为新型冠状病毒,前来发热门诊就诊的患者就需要采集。这就意味着需要近距离接触患者咽喉分泌物的采样人员,随时有被飞沫传染的风险。县第一人民医院医疗健康集团总院的发热门诊24小时开设,要迅速组建一支采样护士队伍。

  感染科护士长陈晓静在微信群里发出倡议:需要采样护士,做鼻咽检测,希望大家想清楚再报名。“我去吧。”“我。”“我。”……大家几乎是即时响应,没有多余的字眼。最终,黄淑君、吴亚、史佳璐、周欢欢、柯双双、沈璐等六名护士迅速集结成一支“采样”小分队。

  黄淑君是第一个响应号召“秒回”的感染科护士。因为担心护士长会顾虑到她年幼的孩子,会不同意她上“战场”,黄淑君连夜把孩子送到乡下交由父母照料。“尽管我对这个‘小家’有千般不舍,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医院这个‘大家’更需要我的存在。”在劝服家人时,黄淑君温柔而坚定地说道。

  1996年出生的史佳璐是此次队伍中年龄最小的护士,脸上还带着些许青涩,可小小的年纪却有大大的勇气。对于这次非常时期的采样工作,她认为自己义不容辞:“我还没有成家,科里不少同事孩子还小,而且我目前一个人住,平时接触不到什么人,我的条件最适合,当然应该我去!”她和陈晓静说,“一线需要我,患者需要我,身为青年医护人员就要肩负起这份责任与担当。”

  沈璐原本远离“战火”,她是内镜中心的护士。面对疫情,她毫无怨言配合护理部调动回到感染科,此次报名,她更是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当同事聊天问她“怕不怕?”,“有点。”这是真心话。“怕怎么办?”她接着说道,“医院需要,总有人要顶上的。就算是怕,我也会一直坚守下去!”这也是真心话,医护人员使命在肩,疫情当前,绝不退缩。“有那么多医护人员坚守在一线,我坚信我们一定会打赢这场战斗的!”末了,沈璐乐观地跟同事们说。

  周欢欢是在下班时临时接到通知,要去采集室支援。当时已是下午五点,结束一天忙碌工作的周欢欢正在更衣室换衣服,护士长与她商量去采集室上班的事,得到的是她片刻没有犹豫的肯定答案:“没有问题,家里我会立刻安排好。”果断的样子就好像去普通科室上班别无二致。

  “我是传染病应急储备人员,有需要就上。”这是周亚面对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在医院里有这样一支队伍,平时分散于各个科室,一旦出现这样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就会被优先派出,身在输液室周亚便是其中一员。她说:“我是从感染科出来的,以前也经历重症甲流护理,有经验,该我上。”

  确认成为采样护士以后,柯双双的家人就搬到了乡下,她成了“独居”人士,这些天来只能通过电话、视频一解思念之情。身为感染科护士,平时就要面对流感、肺结核等疾病,这回与新冠病毒“短兵相接”,还要跟家人分别,可是这样的选择她并不后悔:“我甚至有些自豪,你采访过其他人也能感觉到吧,我们科室很团结,大家都在为早日消灭病毒而积极努力着。”

  在采样室里工作,“采样”小分队的每一位护士都需要包裹得严严实实——手术衣、隔离衣、防护服,眼罩、口罩,一层一层像套娃一般,一穿上就是整整7个小时。

  整整7个小时,她们的里衣总是被汗水湿透,双手总会被手套里的汗水浸出褶皱,脱下口罩,脸上是被勒出来的深深印痕。

  防护服日常穿戴4个小时就已经十分不适,医院也考虑到体能等因素,原本的排班是4小时一换。但是她们挑战自己的极限,忍受防护服的N倍闷热,纷纷表示自己可以坚持上满7小时,为的就是节约防护工具。工作时不断出汗,可就是再渴,她们也不敢喝一口水,就怕喝了水要脱衣服上厕所,她们说:“能节省一件是一件……”

  饶是眼前如此辛苦,大家对未来始终期待满满,正如史佳璐在朋友圈所发得那样,“总有一天我们会脱下身上的那几层衣服,站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