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家人滞留象山的点点滴滴——《客居龙屿散记》之二
分享到:

2月4日是立春。春天远未到来,疫情十万火急。立窗凭栏,凝望远方,写下七律《庚子立春》:

未闻莺啼燕鸣声,

忍顾人间肺疫横。

封省封城封陌路,

隔山隔水隔斯民。

当头国难谁拼死?

逆向英雄尔舍身。

我困龙山西北望,

神州天佑早迎春。


十一

百无聊赖,看了一部2007年拍的电视长剧《大明王朝1566》。该剧由陈宝国、黄志忠、王庆祥和倪大红主演。网上推荐说,这是十多年来国产剧的巅峰之作。原为央视所拍,可能比较敏感而放弃。湖南卫视买下,只在深夜十一点播放,因而收视率不高,但经典从来不以收视率为标准。

剧情围绕政治权谋翻云覆雨的推进。皇帝嘉靖,首辅严嵩,总督胡宗宪和知县海瑞,依次登场你来我往。老戏骨们将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每一个姿态,都演绎的处处玄妙,入木三分。

佩服海瑞的勇气,他上奏的《治安疏》那样“大逆不道”。

但嘉靖终于没有杀他。嘉靖死后,哭的最撕心裂肺的正是这个曾经痛斥过他的海瑞,

只有爱之深,才会“恨”之切!

历史是一面镜子,时常照一照不是坏事。

而黑格尔却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但愿我们能够走出历史的怪圈。


十二

居家隔离十四天后,如期解禁。

亲家公亲家母好像被摘帽的地主富农,终于扬眉吐气起来。他们早早地跨出院门,逢人便高声说笑,好像被隔离的日子压抑坏了。

象山全县确诊的患者始终只有两人,工厂有的开始复工,城镇的门店陆陆续续开了张,尽管出去还得戴口罩,但已非草木皆兵。

可以沿着旅游步道爬爬山,可以在马路边和街巷里散散步,可以开上亲家的车去县城、去石浦渔港、去影视基地,可以骑上电瓶车沿着海边的自行车赛道兜兜风,可以去拍摄港湾里的海上人家和船来船往。

春天终于来了,尽管是早春,但早晚的海风已吹面不寒,垂柳条上一一鼓出了嫩嫩的绿点,院子里梅花谢了,山头上的李花开了,原野的油菜花已渐成气候;海塘之上,白鹭三五成群飞来飞去,每到傍晚,马路边的稻田里蛙声阵阵……

如果不是这场国难,这该是多么惬意而美妙的春天啊!


十三

是的,春天一定会来的!

也许乌云满天,雨打花残;也许说变就变,乍暖还寒。但春天的土地蕴藏着无限的生机,春天的脚步不会停歇……

那风清气正、四海归心的自由的春天是一定会来的!


十四

自由之后也有尴尬的时候。

刚开始戴着口罩在公园口转悠,远远地,有人盯梢着,村干部凑上前来询问,答了亲家的姓名,他便转身离开。后来,他们熟悉了,便不再以我们为惧了。再后来,家里常来访客,说明邻居们已经消除了隔膜,真正地接纳了。

但有一次,领着孙子在村里的另一头玩耍,发现一年轻女士带娃玩沙堆,俩孙子蹦蹦跳跳地跑过去。那女士听我与孙子说的不是本地话,好奇地问:

“哪里来的?”

“就住本村啊,是这里的客人”,我含糊地答道。

女士追问:“那你们原来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不能说假话,但有些故意地:“湖北来的,怕吗?”

那女人一时语塞,脸色有些变。我忙补充道:“放心!我们都来一个多月了。”

这句话好像也没有缓解现场的气氛,她便紧张的牵着娃,快步的离开了。

我的车原地停放了一个多月,久不使用容易坏车,便发动起来上路了。我特想看一看人们的反应。车开的慢,我看到迎面来的或超我车的司机,都是一脸的诧异。

鄂A的车啊,似乎有着病毒的原罪。那些异样的目光确实有些让人如芒在背。此后,便让它继续停着吧,等到满世界疫情消退,它也应该“摘帽”了吧!

当然,换位而言,我也理解那些问询和目光。


十五

在患新冠肺炎死去的人中,老领导的夫人是我唯一熟知的。她那么友善和蔼,总是一脸微笑打招呼。和几千死去的患者一样,她走得孤单凄惨。老领导康复后写了纪念文章,他的一名老同事也是我的老领导读了纪念文章之后,写下七律感言:

户外群芳次第开,

亲们未敢赏花来。

春情不解人间难,

噩耗频传生者哀。

怎敢忘忧延大疫,

如何聚智斗天灾?

阴魂苦告叮咛事,

口罩随身切莫拽。

我步其原韵和诗一首:

落灰多少人家问,

谁使阴阳两隔开?

芥草无声随雨长,

啼莺有语逆风哀。

惊雷难破黑云锁,

野火能烧赤县灾。

民劫国殇何忍怠?

余生洒泪看春来。

随即给老领导去信:……今读到您的《怀念***》一文,深切感受到您的锥心之痛。*嫂以这样的年龄,这样的方式离去,对于您及子女,对于所有亲朋好友都是无法接受的惨事。我与您同悲同痛!这场疫情,是千千万万人的劫难。但劫难之后生活还得继续。我想*嫂在天之灵也一定希望您早日走出悲伤的阴影,继续好好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期望。时代的这粒灰不幸落在了您的肩上,相信您能够挺过去,翻越这座大山!愿*嫂天堂无忧!

诗没有发给他,对于悲苦中的人而言,诗太矫情。


十六

而如泣如诉的歌声却能拨动寂寞的心弦。

在爬山散步的时候,在按摩椅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在凭栏远眺或者举头望月的时候,手机里的歌声常来伴奏——

街道口的风, 撩醒了夏虫

竹床上的小孩做着梦

热干面糊汤 ,一样的吃相

海角天涯, 流淌唇齿香

这是我的家, 在这里长大

轧过大桥说过心里话…….

尽管自己不是武汉人,也听不惯甚至有些抵触硬腔硬调的武汉话,但此时,几个武汉籍明星演绎的这首《武汉伢》还是让人潸然泪下。

今年央视元宵晚会的节目基本都是抗疫,而以病人的视角感恩天使和英雄的这首《你有多美》最能戳中泪点——

那夜病魔袭来

你忘记了安危

在最险要的关头

是你把我夺回

今天阳光明媚

外面轻风在吹

我从恶梦中醒来

与你默默面对

我知道那一阵阵厮杀

把你拼得伤痕累累

我知道那一天天救护

让你累得身心憔悴

我不知你的防护衣下

身躯可被病毒包围

我不知你的口罩后面

脸上是否藏着泪水

……

大疫当前,港台艺人也投身进来。由方文山作词,周杰伦作曲,张学友演唱的《等风雨经过》不愧为金牌组合,词曲了得,我所喜欢的张学友又回来了。

在爱面前需要什么字眼

对你的承诺 我一定实现

真正的爱不需要有太多语言

有些感动就放在心里面

在爱面前需要什么字眼

付出的瞬间也就是永远

每天离希望又再靠近了一点

守护家园是最美画面

我们为爱奉献 为梦改变


作者简介:王峰,网名且听风吟,湖北人,现居武汉,八九十年代公务员,后在国企工作,2019年退休。近年来主要从事摄影创作,是2019年《人民摄影报》“明星摄影家”。


本文为疫情期间作者在象山一个多月来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文内插图由作者拍摄。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