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家人滞留象山的点点滴滴——《客居龙屿散记》之三
分享到:

十七

“敌人在一天天乱下去,我们在一天天好起来”。当年烂熟于心的语录,用来描述当今世界的疫情,若把“敌人”二字做些改动倒也贴切。

新增病人全国只有零零星星,只少量国外输入性病例,武汉也已降至二位数,谢天谢地,真正控制住了!无数的人们,包括备受责难的甚至挨骂的各级领导,都付出了巨大努力和牺牲,我们这个国家在举国动员上确有优势。《方方日记》中所担忧的“次生灾害”,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更大的勇气去消弭,不知道拿什么抚慰那些受伤的心灵?

而另一方面,意大利、伊朗、韩国、德国、法国等上百个国家都染了病患,有的甚至已经失控。在全球化的今天,各国彼此相连,病毒跨境传播怕是难以避免。

当自己有余力之时,他国的灾难应予必要的援助,这比盲目撒钱,道义上效果上都强得多。日本援华物品包装上那几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裳,与子同袍”的古诗,不是温暖了无数国人吗?

对于别人的责难,我们要以理服人,不可一推了之;对于别人的困难,我们能帮则帮,不可事不关己;对于别人的灾难,我们应予同情,不可冷嘲热讽。我们没什么取胜的经验,只有血的教训!

微信图片_20200313223602.jpg

十八

武汉封城封小区依然是进行时,各方都呼吁憋久了的武汉市民再坚持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畅通无阻的回家?

亲家留得真,招待也周到。一日两餐酒,做菜翻花样。每餐往往10多个菜品一满桌。白菜菠菜芹菜大头菜萝卜土豆是自家菜园子里的,新鲜水嫩;鸡、鸭、蛋、肉轮番上阵,整整一只大肥羊早已吃光;海鲜更是每餐必备,黄花鱼、鲳鱼,马鲛鱼、鲈鱼、带鱼、鱿鱼以及许多我不知名的鱼,白虾、虾姑、螃蟹、海螺等等,都老贵,比淡水鱼贵,比肉贵。客居以来,尽管每天刻意走路锻炼,但无疑增重了。

网上有报道,湖北荆州有两亲家,17口人困在一起40多天,吃了几百斤大米,三头猪,几十只鸡鸭。而我们两家9口人一起,究竟吃了多少?我在酒桌上,搬着指头计算,猪没吃三头,其他的可能差不多,亲家哈哈大笑。

灾难拉近了两家的距离,灾难中的给予比平日里珍贵。

十九

住了一个多月,且让我们稍稍看一眼,我所避难的这个村庄。

村名曰龙屿,三面环山,一面望海,全村500多户人家,1800多人口,没什么工业,很少渔业,人均耕地一亩挂零,山林倒有5000多亩。虽人多资源少,但只去看一眼家家院落里的洋楼,知道他们相当富足。亲家公去年过年带我看了邻居一栋造价500多万的房子,确实精致和讲究,今年又带我看了一栋造价1500万的房子,豪华近于奢侈。村里有钱人多,都是在外当包工头当老板的。

微信图片_20200313223549.jpg

这个村是乡政府所在地,相应的行政和服务机构很齐全。村里村外柏油马路宽阔平整,斑马线清晰洁白,到处整洁有序。离亲家家百十来米有个小型水库,水库中央是音乐喷泉,水库的边上有广场、活动中心、购物超市、水上长廊、健身设施、标准篮球场等等。2018年,村里投资建设水库边上的龙山公园和改造村庄环境;2019年,又投资完善各类栈道、滑道,凉亭、观景台、旅游停车场等设施。

应该说,在中国,这样的村庄占比并不多。

二十

从房屋到路面,从山上的步道公园到山脚下的水库喷泉,一切都是新的,一如镶着金牙的土豪,但他绝非暴发户。

有古物作证。村头村尾立有七八棵二三百年的枫杨树、银杏树,参天的古木历经岁月的风霜,依然春绿秋黄,枝繁叶茂。村里核心地带,几处清朝时的院落和老房子至今保存完好,并还住着人家。水库边立有一亭子,名“旌义亭”,是为纪念明嘉靖三十二年村人张孟仿、张孟爵和张仲英抗倭牺牲而建。

公元907年,张姓始祖从河南洛阳迁入而来,在此“耕读传家”“诗书立人”,繁衍生息。自宋以降出了100多位举人秀才还有进士,近百年来,又出来4位将军,30多名博士硕士以及几十名厅局级官员。村里至今依然保留有清朝民国以来先人们的书法墨宝和诗词篇章。

微信图片_20200313223954.jpg

这确实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亲家怕我寂寞,专门向村委会讨了一本2019年9月新鲜出版的《龙屿村志》送给我,我眼前一亮。

这个由5名村民具体负责,历时5年编撰的村志,西泠印社出版,大开本,500多页,23万字,顶级精装。涉及环境资源、村庄人口、政治组织、交通水利、工农林特副渔商、文教卫生、乡村文化、居民生活、习俗信仰、古迹方言、诗词报刊、精英人物等方方面面,是一本村庄历史和现实的百科全书。人民艺术家王蒙为本志提了词。我知道,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不敢相信,这些历史资料是如何穿过岁月的烟尘保存了下来?而且从村志的章节编排和文字图片叙事,都相当专业,尽管在这本志书编撰过程中,得到了县志办、县档案馆等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我想,村里一定有高人。

微信图片_20200313223555.jpg

二十一

一天午后,家里来了位客人,说是专门来拜访我。亲家介绍,此公乃《龙屿村志》编撰者之一,早年教过书,后来做过小生意,现已年届七十。一眼望去,却见青丝童颜;言语之间,但闻不俗谈锋。说起疫情,他说游客都不能来,村里损失不小,但相比国家的损失不值一提;说起我们一家的滞留,他说我们来这里来对了,夸我亲家是好人,叫我们安心住下;说起《龙屿村志》来,他说他非主笔,但全程参与做了一些具体工作。志书中刊有他的书法作品,他还当场挥毫泼墨,与我切磋书艺。他的书法比之志书上其他的书法作品,不算最好,最好的一位村人的书法作品获得过全国全省大奖。他的得意之笔是村志上刊载的《村歌》,词曲都是他的原创。曲我不太懂,但词却极有水平。歌名《美丽龙屿我的家》:

龙山蟠曲造就了古老的村庄,

历经千年,砥砺沧桑。

鹰嘴插天穿云汉,

云谷龙潭泽梓桑,

文昌阁内聚贤达,

旌义亭里浩气壮。

啊!龙屿,

祖德福荫耕读兴邦,

人杰地灵世代盛昌。

改革开放成就了美丽的村庄,

日新月异蓬勃向上。

龙岗揽秀迎旭日,

曙光楼台观海港,

摹字双岩铭诗文

龙山湖畔踏歌唱,

啊,龙屿!

初心不忘,再创辉煌,

追梦道路更加宽广。

不能不感叹,千年文化沉淀之乡与那些荒山野岭、湖茅草生之地就是不一样。龙屿,真乃卧虎藏龙之地也!


作者简介:王峰,网名且听风吟,湖北人,现居武汉,八九十年代公务员,后在国企工作,2019年退休。近年来主要从事摄影创作,是2019年《人民摄影报》“明星摄影家”。


本文为疫情期间作者在象山一个多月来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本文图片由作者拍摄。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