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家人滞留象山的点点滴滴——《客居龙屿散记》之四
分享到:

二十二

文人雅士给这片土地涂上了厚重的人文底色,而能工巧匠却支撑起美丽村庄的财富天空。

利用山上的毛竹制作根雕出口,把冰冷的铁片焊接成赏心悦目的的工艺品,普通的茭白硬是打造成享誉省内外的“玉茭”品牌,几百名建筑工活跃在包括武汉在内的全国各地,他们不是简单地干一干搬砖和灰的体力活,而是木工、泥工、水电工、油漆工、机模工。一些人后来脱颖而出,成为包工头,成为老板,成为带领村民致富的带头人。

亲家公文化不高,木工出身,今50有几,在建筑行当干了几十年,现也是个小包工头。别人在外地打工,他选择在本乡为包工头盖洋楼。他盖楼一般不需要图纸,图纸都在他脑子里,盖的楼每一栋都不一样,但有一点相同,就是十分契合东家的预算、爱好和需求。他带我看了不少近年来他盖的房子,还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在方圆十里八村,他算小有名气,有些不认识他的人也慕名找他盖。他善于与人交道,帮人盖楼既有签正式合同的,也有君子协定。楼盖好后一般能及时回款,少有拖欠的。极少数拖几年的,看样子别人真拿不出来,他也不打算追了。

江浙人会做生意并非浪得虚名。

有件事更让我刮目相看。这几年村里有一个多亿的投资,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基建,我问他有没有做点项目,他轻轻摇摇头,断然的说:“我不要做”。然后告诉我,村里的书记是本家弟兄,其他村干部与之关系也不错,想做一点事情应该会有,但他不想沾惹这个嫌隙。他说钱赚不完,又不是没有事做,何必去坏了兄弟的名声,被村里人戳脊梁?

看看!一个普通的农民,比多少读书之人庙堂之士的头脑更清醒?格局更开阔?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二十三

还是抬一抬头,放一放眼,看看村外的世界吧!

今时今日,外面的世界已经不精彩,外面的世界更多了一些无奈。

最无奈的当数900多万被禁足封在楼里几十天的武汉人民,那种恐惧中煎熬的滋味,局外人很难想像。

保证他们的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甚至生老病死,这需要多少下沉干部、社区职员和志愿者付出艰辛的努力?

我在武汉的家,单元里总共8户人家,无论在不在汉都被拉进了的单元微信群。社区为我们单元配置了专人,每天早上在群里问询大家的身体状况、需要采购的东西或其他需要解决的问题,态度非常热情,细心周到,邻居们都非常感激。

我想其他小区也跟我们这大同小异。即便是有些不周全、不细致、不到位的地方,困难时期,绝大多数市民都应该会理解原谅。

二十四

来自全国几万名医护人员在湖北浴血奋战,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勇敢的英雄,他们是沉沉黑夜里的灯光,他们是救苦救难的天使!为了记录他们工作中的影像,中国摄影家协会派遣以协会主席为队长的四人小分队进入武汉拍摄,湖北摄影家协会也征召摄影人入列。

征召令下,人在省外,好生无奈。真的想操起相机与小分队并肩,为灾难留痕,为历史存档,为天使塑像,为生命点赞,哪怕冒一点风险,哪怕有些苦累。

英雄情结其实并不随年岁而消退,而是与时代共消长。

湖北省摄协主席一般将他拍的照片放到群里,尽管是拍摄人物肖像,但他每天都在尝试新的拍法,而主题却只有一个,就是拍出援鄂医护人员整体的精神风貌和个体的生命形态。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噙着泪水却依然坚毅的目光,是卸下口罩后伤痕累累的脸庞,是洋溢着青春的女神的笑靥,是穿着厚厚防护服呆萌的模样……

在群里,我给小分队留言道:一天又一天,小分队已打了十多天的仗。你们以有限的人力投身到一场大战役,所冒之险,所受之累,所忍之苦,我们无法想象,也无法分担。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时刻关注,殷切期盼。祝愿队员们千万注意防护,早日凯旋归来!

二十五

从中央到地方层层都在捐款,我也想捐一点。想来一般的慈善机构人手紧张,我捐的那点钱在他们面前也拿不出手,何况还有繁琐的捐款流程和手续。于是便与工作过的单位党组织联系,回复说捐款工作已结束,钱款和名册均已上交,让我不必捐了,他们不想节外生枝,我也就不再坚持,只是后悔没早联系他们。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想办法捐一点的,哪怕三五百元。

早在武汉红会一阵骚操作之后,网民们绝望地表示再也不捐款。不能说人们说的没有一点道理,但我觉得这是两码事。他们怎么做,我们当然可以指责,公民也有责任监督。也许监督的效果不会立竿见影,但我们不能以此为借口不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作为一个人,我在这悠闲自在,胡吃海喝,眼见同胞在受难,我又做不了其他有帮助的事情,如果不捐一点,我的内心不能安宁,灵魂无法安放。我也想在自己儿孙面前做做样子。人,做不到高贵高尚大担当,但至少应该做个正直的人,善良的人,内心平静的人。

我的这些想法也证明了我的不高尚,因为我是为自个的内心。

二十六

两个孙子在这过得很快乐。小的三岁多,从早到晚,嬉笑逗乐或者哭泣,常缠着大人要玩手机;大的读一年级,现在只能上网课。那天,他向我要透明胶布,也不告诉我干什么,过一会拉我去看,见窗玻璃上有A4大的红纸,红纸上是他写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是啊,是该好好地加加油。加油!加油!我却不敢有更多的奢望,我只愿,灾疫之前平平常常的日子早日回来-------

祈愿所有的汽车开上马路,所有的工厂机器轰轰作响;

祈愿所有的窗口传来歌声,所有的商店营业开张;

祈愿田野里莺飞草长,春耕播种犁耙水响;

祈愿机场火车站人来人往,传送带上挤满了行李箱;

祈愿踏青赏花的队伍延绵不断,朋友圈里晒满了春天的影像;

祈愿染疾康复还在隔离的人们早日归家,大难不死从此无病无伤;

祈愿痛失亲人的家庭擦干眼泪,将亲人隆重地安葬;

祈愿清明节所有人长跪于亲人的坟前,报一声平安健康;

祈愿滞留武汉的外地人和滞留外地的武汉人早日回乡;

祈愿武汉人像普通人一样不再羞羞答答躲躲藏藏;

祈愿孩子们在晴朗的天空纸鸢高放;

祈愿男人们相约酒局,报复似地喝它几场;

祈愿女人们换上花衣裳,三三两两行走在街上;

祈愿学子们早日走进心爱的课堂;

祈愿红地毯上,幸福的男人牵着幸福的新娘;

祈愿妇产房里,婴儿宝宝顺顺当当地来到这个世上;

祈愿人人摘下口罩,大声地说话,自由地歌唱;

祈愿那些有罪的人知耻而忏悔,以诚实和良知取得万千受害者的原谅。

二十七

孙子们是新一代的武汉人,将来的城市属于将来的人们,我们今天的祈愿,既为我们自己,更是为了他们。

想起鲁迅小说《故乡》来:“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辗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一百年了,我们跟鲁迅的愿望还是一样。

二十八

好消息不断传来。

新增的病人在向个位数迈进,方舱医院一一休舱,机场也在筹备通航,关键是,最高领导人已经到了武汉!

也该收拾收拾行李了,也许一觉醒来,武汉解封,我们可以回家了!

告别之前,我写下万言散记,且让我默默地呈给让我避难躲祸的这个山海之村,呈给自己喜欢忘却的记忆,呈给还不太悉事的俩孙。

     

2020.03.12于象山龙屿


作者简介:王峰,网名且听风吟,湖北人,现居武汉,八九十年代公务员,后在国企工作,2019年退休。近年来主要从事摄影创作,是2019年《人民摄影报》“明星摄影家”。


本文为疫情期间作者在象山一个多月来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文内插图由作者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