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分享到:

  张瑞翔  

  疫情被我们关在了门外。一家人宅在一起,不能出门,还得自觉,直面国难这是一个公民的义务。所以有网友戏称:谁也没想到,宅家竟然也成了对社会的一种贡献。但时间一长,着实有点憋不住。有个视频里,一个小女孩哭着在深夜大喊:我要上学。是啊,小女孩要读书应该是件最平常不过的事,可我们却做不到。疫情,还真改变了我们小老百姓们的日常生活。

  隔离是最原始,也是最好的办法了,可一家人宅在家里,日子还得过。孩子正上大一,眼下成了“大熊猫”,重点保护。一天到晚她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听课,叫吃饭时才出来。饭后她妈重新做了家务分工,说是疫情期间由我负责出门采买,她做饭负责一日三餐,而收拾家务就落到女儿的头上。她还特别强调得保证水果的供给,这种日子,有些能省,有些则不能省,因为维生素的一端连着身体的免疫力,与抗疫有关,与生命有关,你懂的。这下好,门外的一切由我负责了,女儿特别嘱咐外出时得全副武装,尽量少往公众场合和人多的地方凑,还说关爱自己,就是关爱他人。

  也是神了,平时总是推辞家务的女儿,居然笑着接受了她妈的新分工,饭后系上围裙,俨然也像模像样。这真的让我一乐,生活是最好的老师,经此一役(疫),以后她就不用上家政学校了。

  买菜回来,妻说你的头发长了呢,要不帮你剪一下。我一照镜子,年前剪的头发确实见长了,不免乱草丛生。在家理发,多少年没有的事了,想想也觉得温馨,只是挺麻烦的。我说我一小老头儿,不用顾及容颜吧,让它荒芜着也没事,真蓄成长发了,说不定还能落成个文艺派呢。我开着玩笑,她们都嗔怪我。晚上单位团委发来邀请,说要理发的同志,可在群上报名,团委组织志愿者上门服务,但洗发请自己解决。妻说这挺好呀。我说容颜重要吗?都什么时候了,能简则简。白天单位同事见我头发长,说起志愿者上门理发的事,就问我怎么不报名,我说大家都有许多事要干呢,就别浪费人家的时间。

  晚上,有一朋友在微信发信息。她卖衣服,说去年就没赚到钱 现在门店开不了, 每个月还有租金要付,真是没法活了。我说你何不把门店搬到线上。她说不知道这样行不行。我说行不行都得抓紧试试,这应该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不能成为马云第二成马云第三也一定很好,我在网上笑着打趣。第二天看到她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我。我说什么好消息快说,她说房东同意免租了,真的太好了,还连续发了两个兴奋异常的表情包,连我在线下都能感受到她心里的快慰。是啊,疫情面前,这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了人性之美,看到了一种道义与担当,看到了共同的信念与相互吻合的三观,而当下唯有将这种担当与信念连成一体并不断延伸,才能众志成城,而温暖你我。

  饭后我和女儿坐在沙发上追剧,妻在拖地,说储存的菜已经不多。她在我面前柱着拖把,那意思很清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不用说,既然有分工,就是职责。我赶忙起身检查冰箱,说明天我会去菜场。她说菜场人太杂、不安全,现在是疫情期间,能省则省,网上说15秒就被感染的案例就出在菜场,还是别去好。我说我有办法,蔬菜哥家地里有的是,可以随便去割的,家里粉丝还有大半袋,尚能将就,猪肉就网购吧。大菜粉丝是我家的当家菜,没有之一,妻做得地道,味道不错。她说好,待疫情过后,我给哥家送油去,咱不能白要了人家。我说行。

  日子还得继续宅下去。女儿拿着手机,要我快看象山发布。原来是我县第二例新冠确诊病例张某今天治愈出院。对我们来说,这是件莫大的喜讯,这就是防控的成效,心里好一阵感奋,其中我们的医护人员付出了多少艰辛和不易,沉重的防护服、汗水粘连的护目镜,时时刻刻、日日夜夜,都成了战时状态。他们中有很多都来不及告别亲人,就选择逆行而上。那么多人都在看那些有关的报道和线上滚动的信息,看解放军、医护人员一拨拨奋然出征的画面。在武汉,李文亮走了,不得不丢下他那尚未见面的孩子,而郑能量还在艰难的人群里踏着泥泞,奋然前行,他们一个个如此悲壮!多少次你我都在电视机前唏嘘,继而泪流满脸。

  这么多天,无论老幼、男女,都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却又不免在心里经受着风雨。昨天女儿对她的湖北藉同学发信息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而我就想问问你,湖北,这一岁尾你遭遇了怎样的祸患与灾妄,江汉大地历经了多少的劫数与磨难?几度凝噎,任让泪水模糊了自己的双眼。无疑,这注定是一个无法忘却的冬天,而我们唯有默默地为那些没能走出暗夜的生命,点亮蜡烛。

  历史不会重复。然而,历史也总在重复,所以我们还必须拚命地去学着铭记,哪怕以一颗千疮百孔的爱心去抚摸昨夜那些孤苦又恐惧的灵魂,轻轻地。多么希望你能在黎明到来之前,不至沦陷。

  哦,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