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刚健,写心寄意——许吉安先生的书画艺术
分享到:

清新刚健,写心寄意

——许吉安先生的书画艺术

来源:象山书协      作者:励成

       许吉安先生,1961年出生,定山大塘人,毕业于杭州大学哲学系,结业于中国美院国画系,浙江省书协会员,象山县文联原副主席。长期在教育、宣传、文化部门工作,对书画、音乐、文学等艺术有较高的鉴赏能力和创作水平。


       多年前,我在《随笔》上读过一篇题为《感受莫扎特》的文章,文中把莫扎特和贝多芬两大音乐巨匠作了对比,说贝多芬用一生努力想达到的境界,莫扎特天生就具备,至今记忆犹深。现在写关于许吉安先生的文章,自然联想起这句话,许先生对艺术的悟性似乎是天生的,他在书画、音乐、诗词、文章甚至哲学、周易等领域广泛涉猎,尤其是其书画所体现的综合人文素养,实非常人努力所能达到的。

      我曾观许先生作书,轻松洒脱、挥洒自如,如杜甫观公孙大娘舞剑,“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手中毛笔如其手指延伸,提按顿挫、轻重徐疾,皆随心到位,而且都中锋行笔,笔画圆润,线条饱满,刚柔相济,富有弹性;其笔势绵绵,顾盼生姿,气息贯通,一气呵成。他线条翻转之自然,变换之丰富,如程砚秋先生的水袖,《锁麟囊》“朱楼找球”一折,程双袖翻飞,如翼如帆,在动作变得迅急之时,程蹲身仰望,扭腰、翻腕,双袖不停飞舞,成为程派艺术之经典,与他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许先生外儒内道,深懂太极之精髓,所以细观其书,也蕴太极拳之要领。他用笔讲究圆浑饱满,严遵米芾“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笔法,旨在求圆厚,其法笔锋近于画“∽”太极符号,所以“笔毫平铺纸上,乃四面圆足。”(包世臣语)。同时他讲究用腕,认为“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黄庭坚语)。另外,他还讲究用笔的相反相成,这也是来自《老子》的思想:“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固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这种思想,几乎被他直接移用到书艺中,产生了外柔内刚,似弱实强的书艺特点,所以他的字清新刚健,有中和之气。刘希载说:凡论书气,以士气为上,若妇气、兵气、村气、市气、匠气------江湖气、门客气,皆士之弃也。许先生书中之气就是士气。




       国画是许先生相对精力投放较多的一门艺术,几天前,许先生邀我到他画室喝茶,刚入画室,我就被他最近创作的近百幅山水小品给深深吸引住了。这些作品画的都是高山大川,然构图绝无重复,可见其胸藏千岩万壑,下笔随意取用。画中多见高士,或行于山涧,或立于溪旁,或坐于扁舟之上,姿态各异,飘然若世外仙人。写意山水乃写胸中之意,生命之感怀,想来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定是他内心追求之世界,高士乃是自己的化身。

       许先生的绘画线条得益于其书法功底,他深懂笔性,善于掌控,毛笔在他手里不是描,而是在写,笔笔中锋,力如金刚杵,所以笔法丰富,线条厚实。其次他用笔大胆,自然率性,直抒胸臆,不拘泥于形似,随物赋形,往往一气呵成,“常行于所当行,常至于不可不止”,丝毫不见娇柔造作痕迹。他虽仰慕宋元,但师古不泥古,取法近代,构图深受黄宾虹影响,整体画风也是凝重坚实,大致可将他归为黄山派或新安派,然而也追求画面之明洁。他的画老辣苍浑、笔墨厚重、水墨淋漓、气象沉雄,用重笔不用轻笔,用拙笔不用灵巧飘滑的笔意,用粗阔笔不用纤细笔,他的美学思想是追求苍浑的份量感,这与他到中国美院进修后是不无关系的。

       综观许先生的书画,他凭才气为赢,以气势为胜,若潜心书画,再假以时日,必艺技日臻,声誉日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