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方家岙民宿:乐了游客 富了村民
分享到:

十月金秋,层林尽染。在依山傍水的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墙头镇方家岙村,来自上海的陈先生一家早早步出了大青客栈,徜徉在大雷山脚下的环溪观光步道上。

微信图片_20201012081600.jpg

“这里称得上是一座天然氧吧,每一次深呼吸都令人神清气爽。这里的民宿,让我们感受到了象山美丽乡村的乡愁、乡俗、乡味。”陈先生说。

微信图片_20201012081604.jpg

“国庆假期把我们家忙坏了! 6间客房天天都‘爆满’。” 63岁的大青客栈老板娘欧大青介绍,节日里寻上门来的游客多得住不下,就“引流”给村里其他民宿。“生意忙时,我们就请乡亲搭把手,每人每天支付150元工钱。”丈夫欧才玉自豪地说。


欧才玉一家曾是方家岙的困难户。多年前,夫妻俩靠打散工养家,月收入加起来不过1500元左右。“家里造新房,儿子出去读书,都要用钱,前后欠了30多万元的债。”债务像大山一样,压得夫妻俩喘不过气来。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2012年,在镇、村干部的积极引导下,欧才玉夫妻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当时,村党支部书记欧昌伍上门,劝说欧才玉利用自家房屋改建农家客栈。“方家岙村穷地偏,除了自然山水啥都没有,会有客人来吗?”夫妻俩心里直犯嘀咕。


村支书“三顾茅庐”,身为老党员的欧才玉决定跟着闯一闯:“既然书记有决心,我也要有信心,试试吧。”


欧才玉步子不敢迈太大,咬咬牙借了点钱,又拿到2万元左右的政府补贴,对自家农宅进行了改造,拾掇出3间客房7张床。

o_1ekbg6mhg1m7o10aj1iip6h3110b10.jpg

同年10月1日,方家岙首批7家农家客栈开了张。“为了给大家‘打气’,欧书记向民宿产业起步较早的定塘沙地村‘借来’两车上海游客‘分’给各家客栈。”自第一批客人入住,欧才玉夫妻像被鞭子抽了一鞭子,没日没夜地忙开了。


“当时,我们连啥叫标间都不懂,客栈硬件不够,就靠服务来凑。”回忆往昔,欧才玉感触颇深:每名游客一宿三餐只收60元,吃饭却是每桌10菜1汤的“高规格”;客人来了,夫妻俩跑前跑后帮忙提行李,当导游陪着爬大雷山、游方家岙水库;客人走了,不忘送点自家种的玉米、土豆等时令蔬菜……


办民宿很辛苦,但夫妻俩甘之如饴。有客人时,欧大青每天凌晨两点起床,坐车去丹城中心菜市场买菜,回来洗菜、做饭、收拾、打扫……一直忙到晚上十多点才休息,一天只睡几个小时。闲日里,欧大青会凑到村里的“百姓大舞台”看个戏,和邻居们跳跳广场舞。


好山、好水、好服务赢得了好口碑。大青客栈客似云来,回头客尤其多,入住过四五次的客人不在少数。为了给游客更多“家”的体验,欧才玉每年对客栈进行“升级”:曾经的3房7床扩建到6房13床,前年投入5万元改善就餐环境,去年花4万元进行客房、绿化提升……

o_1ekbg6gg675kggi1dmbgp13iia.jpg

如今,大青客栈非周末每人一宿三餐收200元、周末收220元,春节最高时要350元,但仍一床难求。“办客栈3年就把债还清了,前年、去年纯利润均有20多万元。”夫妻俩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在方家岙,如今共有45户村民开办农家客栈。“全村1100个民宿床位在周末基本上都会住满,去年客栈平均利润有20万元左右,全村旅游经营收入3800多万元。”欧昌伍如数家珍地算着村里的经济账:刚刚过去的八天假期里,这个小山村共接待游客超过3万人,旅游收入约300万元。“有的村民一天光卖海鲜、土特产就赚了几千元。”


夜晚,村庄里歌声悠扬,休闲广场人头攒动。“大雷山,西沪港,十里山乡春来早。溪水清清竹林摇,山水方家岙……”一首村歌点燃了乡村的文化夜生活。


记者 孙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