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想对你说
分享到:

p1_b (1).jpg

p2_b (1).jpg

p3_b (2).jpg

去年夏天,宁波阿拉的海水上乐园,来自吉林延边的演出团队墨渊社的成员商权,为身患重疾的外婆挣钱治病的故事感动了所有人,今年夏天,当商权再次来到阿拉的海,我们又看到了这个动人故事的另一面。

1.

  2002年,我才2岁。父亲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家里就剩下我和妈妈、外公、外婆。

  我那时小,并不能体会到丧亲带来的悲伤和痛苦,然而4岁那年,妈妈离家,让我深深懂得了孤独的滋味。临走前,妈妈对我说,她有事出门,10天之后就回家。我相信了。然后我巴巴地等了10天,她并没有回来。此后我又等了好多个10天,依然不见妈妈的踪影。我开始哭闹着要找妈妈,外公、外婆安慰我,说妈妈出去打工了,回来给我带好吃的糖果。可是,糖果没有出现,甜蜜也没有出现。

  3岁那年,我曾出过一次车祸,导致左手臂骨折,医生用了激素治疗,这让我的身体日益发胖。小时候,小伙伴们常常拿我的身材说事,甚至还会嘲笑我没有爸爸。后来妈妈也走了,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笑我是个野孩子。每当这时,我就哭哭啼啼地要找妈妈,外婆总是紧紧地抱着我说,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

  外婆口中的“很快”,是我记忆里漫长的3年。7岁时,妈妈终于回来了。但面对眼前人,我却有些不认识了。外婆说,快叫妈妈呀,妈妈回来看你了。我怯生生地看着妈妈,却叫不出口。妈妈拉着我的手,拿出礼物送给我,告诉我她去香港打工了,现在回来了会好好陪我。我拿着妈妈买的礼物,手上感受到来自妈妈的温度,深埋心底的母子亲情被一点点唤醒。

  妈妈说她回来陪我,确实陪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那些日子,是我童年生涯中少有的快乐回忆。妈妈陪了我一年后,经人介绍再婚。没过多久,继父和妈妈生了一个小妹妹。小妹妹软绵绵、糯叽叽的,十分可爱。我虽然不喜欢继父,但这个新的四口之家却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味道。可好景不长,小妹妹才一岁多,他们就把她托付给了亲戚抚养,又去了韩国打工,而我则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再一次面对妈妈离开,我从第一次的懵懂无知变得难以接受。大人的狠心,让我渐渐心生恨意。

2.

  青春期的我,身材越发走样,这常常让我自卑。我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脾气暴躁。若是有人像小时候一样嘲笑我的身材或出身,我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回家找外婆的奶娃子了,而是选择和人大打一架。所以那时我常常搞得一身伤痕,哭过、打过、骂过,就是不记得有没有笑过。

  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想,如果爸爸没有去世,妈妈也没有出去打工,我会是什么样呢?要是妈妈能陪在身边,自己就不会是个孤苦伶仃的孩子了,要是妈妈能向着自己一点,就不会受这么多委屈。

  每当看到同学们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我总是十分羡慕,但又不敢多看一眼,快步从他们身边走过,假装自己不在意。有时候妈妈打来跨国电话,我也总是表现出抗拒的样子,对她不耐烦,甚至直接拒接,但只有外公、外婆知道,我内心多么渴望母爱。

  没有妈妈陪伴的日子,幸好还有外公外婆,他们就是我的天。可刚上初中不久,外公就生病过世了,从此家里只剩下我和外婆相依为命。我备加珍惜外婆,生怕外婆也会离我而去。外婆有高血压、糖尿病,身体不是很好。每天很早就起床给我做早餐,又佝偻着身子去做点手工补贴家用。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做梦都想早点独立,好照顾外婆。

  我的童年和青春期都是这样灰暗的底色,直到后来我遇见了墨渊社一帮热爱音乐的朋友,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颜色,那颗寂寥缺爱的心在音乐的世界里寻到了寄托。

  然而,得知我喜欢上音乐有些影响学习时,妈妈却找到我劝我放弃,专注学习。我内心积聚多年的郁闷向她倾泻而出:“这么多年你都没有管过我,你现在来管我干嘛?你有什么资格?”

  妈妈或许是自知理亏,垂下眼帘,默默地闭上了嘴,从此再没干涉过我的音乐梦。

  2018年高中毕业,我考上了长春职业技术学院的烹饪专业。学习烹饪,主要是为了想给外婆多做点好吃的,增加营养。可还没等我学成,外婆就因糖尿病发作住院了。得知外婆生病,妈妈从韩国赶回来匆匆探望了一下外婆,很快带着妹妹又走了。

  2019年,因为糖尿病影响眼睛,外婆需要再次手术。那时家里的积蓄已经用光,妈妈寄过来的钱也不多,但外婆的病不能等。我四处筹钱,终于凑够了手术费。外婆术后没多久,我跟随墨渊社接受延甬两地文化交流的邀请,来到宁波阿拉的海水上乐园参加了为期一周的演出。在这里,阿拉的海董事长李健听说我的故事后,立马捐了10000元钱给我,回到延边,我用这些钱还了给外婆治病借的债,又想方设法地去挣钱。

3.

  我去酒吧唱过歌,去餐馆帮过厨,做过游戏主播,尝尽了各种辛酸。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理解了生活的艰辛和不易,也开始慢慢体会到妈妈的艰难处境。

  外婆说,妈妈是个从小苦出来的人。家里只有她和舅舅两兄妹,舅舅能干,家里虽然拮据却仍过得去。然而后来舅舅不幸去世,妈妈不得不挑起家里的大梁,不光要养我,还要养外公、外婆,所以当年她不得不为了多挣钱,抛下我外出打工。

  外婆还说,妈妈在韩国和继父、妹妹租住在很小的房子里,她在工厂里做模具加工,每天两班倒,一做就是12小时。我看到过妈妈那双粗糙、布满老茧的手,也看到过妈妈憔悴的脸、青丝里藏着的白发。但是以前我都恨恨地认为,那是妈妈自找的。妈妈寄来的每月1500元的生活费,我还嫌弃妈妈寄的钱少了。

  可现在,自己亲身体会了生活的艰辛后,我才理解那1500元血汗钱,有多么来之不易。回想这么多年来,自己主动给妈妈打电话,就是为了要钱,再也没有别的理由。后来我学会了烹饪,在妈妈回来探望外婆时,我竟然从未做过一餐饭、甚至一道菜给妈妈吃。

  想想这些,我心里有些愧疚。

  去年年底的一个凌晨,我在学校宿舍里从噩梦中突然醒来,梦里具体经历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但那种唯恐失去妈妈的心慌心悸却一直清晰地留在我脑海里。想起万一没有了妈妈,我该怎么办?想着想着,我泪流满面,积压多年的情绪在深夜爆发,我拿起手机给妈妈写了一首歌,把自己的心声都写进了歌里,我想告诉妈妈,我很爱她。

  这首歌写好后我一直藏在手机里,也从来没在人前唱过。即便在疫情期间,我很担心远在韩国的妈妈,也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句问候,不敢按下那首歌的发送键。

  直到今年夏天,我和墨渊社的小伙伴再次来到阿拉的海,登临那个流光溢彩的舞台的时候,我才鼓足勇气第一次通过记者向我的妈妈展示了这首歌。

  妈妈从来没看过我站在这么漂亮的舞台上表演。她会为我感到骄傲么?她会喜欢我写给她的歌么?

  “我一直把你隐藏在我深深心底,我不敢去面对你沧桑的手……眼里只有仇恨,忘记美好回忆,我只是想让你听听我的诉说。看你在外拼搏,我恨我无能为力,你的身躯,原来那么瘦小,但你放心,我不会再弱小,现在我来呵护你,直到天荒地老……”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我希望我可以保护妈妈,照顾妈妈。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和妈妈冰释前嫌,然后通过自己的双手自食其力,实现音乐梦想,等我足够有能力就接回妈妈,我们一家人好好地生活在一起。 

       腾讯微博:情感驿站与你有约(QQ:2802066726)

  QQ:郑丽敏2754548  热线:13586800614

  QQ:董小滋385748094  热线:15888022678

  QQ:张瑶瑶515044968  热线:18268325368

       采访对象:商权

  年龄:20岁

  采访记者:董小滋 通讯员:张晓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