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吉太的“象山话”情结
分享到:

p1_b.jpg

记者 郑丽敏 

  随着普通话的推广普及,年轻一代渐渐不会说方言了,各地方言正在逐渐消失,“象山话”也面临“逐渐消失”的窘境。我县退休老干部沈吉太,看到这种现象,感到十分可惜,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象山人,他有心为“象山方言”作出自己的贡献。经过3年时间的搜集整理,2016年,沈吉太的《象山俗语选解》就由杭州出版社出版。但他没有就此作罢,而是继续努力。今年,82岁高龄的沈吉太终于编写成了更全面的《象山方言词语释义》一书(目前尚未出版),共收录象山俗语4303条,且对每一条俗语都作了详细的解释,竭尽全力抢救“象山话”。

  75岁开始干一项大事

  7年前,75岁的沈吉太在象山港论坛看到有人征集象山方言,当时,他就兴致勃勃地搜索着自己脑海里“库存”的象山俗语,不禁在纸上不停地写出一条又一条。写着写着,他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花上几年时间,把自己知道的以及能够了解到的象山俗语都编写出来,汇集成一本可供后人查阅的书。说干就干,他马上动手了。

  沈吉太出生在丹城,工作在丹城,他毕业于宁波农业中等技术学校,长期从事农业技术工作,因为工作需要,他走遍了象山的各个村庄。老百姓听不懂书面语,为了方便交流,在工作中,沈吉太经常使用俗语,如“六月盖棉被,有谷没米”“秋天发大浪,讨饭人有谷囥”等。退休后,他很少说这些俗语了,这次拿起笔来,回忆起自己曾经讲过的俗语,甚是有趣!

  着手整理象山俗语后,沈吉太越发觉得这项工作的紧迫感。他发现,在日常生活中,讲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了。不光小孩和年轻人讲普通话,连老年人在与孙辈交流时,也学着说起了普通话。有些土生土长的象山人,甚至连一句象山方言都已经不会说了。这样下去,象山方言马上就要失传了,要是不赶紧留下一本可供后人查阅的方言汇编,以后要考察象山方言就困难了。再加上,沈吉太觉得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将来记忆力会衰退,趁现在还能记得住,得赶紧把这项工作做起来。

  象山俗语词条包括习惯语、歇后语、本土成语和谚语。沈吉太追根溯源,将选录的词条分为四个类型:本土类、传说类、名句类、互通类。为了不失传,不误传,沈吉太把自己脑子里能够想到的象山俗语一一编写出来,按照每条字数的多少从少到多进行排列,并对每一词条都作了注解。

  比如“瞭头”,注解:“瞭”即远望,引申为期盼。本义:希望看到预想的结果。有“瞭头”即有希望,呒“瞭头”即没有盼头。例句:我这把年纪了,我也没有什么“瞭头”,只想儿子有份好工作。又例:儿子能考上北大、清华,就是爹妈的“瞭头”。

  7年来多方搜集俗语

  沈吉太是丹城人,妻子是石浦人,他根据自己及家人的回忆,将象山俗语一一记录整理,此外,他还请亲戚朋友一起帮助回忆,不断改进、充实内容。外出散步或与人聊天时,他都注意搜集记录象山俗语。有一次,沈吉太在路上走,听到路人在交谈,说丈夫欠债逃跑,连累了妻子和儿女,路人嘴里蹦出一句——“喝酒连灶怪”。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马上记在心里,回家后第一时间记录下来,并对这条俗语做好注解。还有一次,沈吉太听到一家公司的几个员工凑在一起讨论,说公司经济很困难,靠借钱维持,既要付利息又要购设备,管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他们嘴里随口冒出一句——“哮喘人吹喇叭,上气不接下气”。沈吉太听到这句自己并未收录的俗语,如获至宝,连忙回家补录进去。又有一次,沈吉太听到人家在说“眼头活络要背债,蜈蚣脚多蛇爬快”,也是马上记录下来。

  在沈吉太的书桌上,堆满了县志、镇志、村志、农业志等志书,通过查看一本本厚厚的志书,从中获得一些象山俗语。“天天混在书堆里,有时睡梦中也梦见自己在看书。”沈吉太说。为了寻找象山俗语,他还上网搜索象山周边地区的俗语,进行横向比较,看看象山的说法和宁海、台州等地有什么区别。

  很多俗语是对句,还押韵,读来朗朗上口。沈吉太在编写这些俗语时,颇为用心,在作注解时总是引导人们做一个善良、温情、积极向上的人。比如他对“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的解释。原意:百世修来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夫妻是一种缘分,一旦建立了夫妻关系,就会产生深厚的感情,而且这种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意喻:要十分珍惜夫妻感情,绝不能轻言放弃。

  又如他对“上半夜忖忖自家,下半夜忖忖人家”的解释。原意:待人处事,不能任凭自己的意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多体谅他人的难处。意喻:换位思考。引用举例:处理任何事情,不能一意孤行,尽量要把事情处理得圆满一点,上半夜忖忖自家,下半夜忖忖人家。古人云:将心比心,强如佛心。

  编写象山俗语4303条

  4303条曾经广为流传、结构坚固、原汁原味的习惯语、本土成语和谚语词条,沈吉太一一编写,并作了详细精到的诠释。这些词条都是象山人民日常生活、生产和民风、习俗中的用语,内容涉及各个方面,有说理,有警示,有戏谑。从搜集、选录、排序、诠释到校改,沈吉太整整干了7年。

  象山俗语是象山人民经过岁月的冲刷而积淀下来的智慧与经验的结晶,真实而形象地反映了历代象山人的生活状态和愿望,有着独特魅力和历史传承,是象山话的精髓。方言俗语的特点是口头创造,口语使用生动活泼。好多词语不能从字面上去推断,如“候着”,不是“等候”的意思,而是“凑巧”的意思;“好相量”,不是“好说话”“容易沟通”的意思,而是“数量不多”或“水平有限”的意思。另外,好些方言俗语,看似与普通话的语汇或其他地方的吴语一样,但实际上是不同的,或词义已扩展,或词义已缩小,或词义已转移。沈吉太采用字词注释、本义说明、引申义、喻义阐发、引发举例的诠释方式,使象山俗语明白易懂。

  在编写俗语的过程中,沈吉太也遇到了不少困难,很多俗语口口相传,有些字怎么写?为了解决这个大难题,他采取了自创的办法,一种是“借义不借音”,另一种是“借音不借义”,再通过注解讲明白。还有三类俗语他弃之不用,一是过于粗俗,二是影射政治,三是污辱女性。

  沈吉太7年来的俗语编写工作,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肯定,很多人认为,象山俗语不仅是象山百姓用以交流的主要工具,更是旅居海内外的象山游子互认同乡、共叙故土情怀的桥梁。但随着新生代的崛起,人口的频繁流动,普通话的流行,象山俗语的使用范围正在缩小。沈吉太把象山俗语从即将泯灭的险境中抢救出来,保护了象山县域文化的历史遗存。

  沈吉太说:“我编写该书没有任何功利目的,就是希望能让我们的象山话能一代代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