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颂敏:小针大健康 良医慰人心
分享到:

p2_b (4).jpg

p3_b (3).jpg

记者 应红鹃/文 黄美珍/摄 

  “你比10几年前瘦了好多。”黄医生对一位久别的患者说。

  “我对老头说,有什么药吃下去能让我不痛,哪怕醒不来我也愿意。”患者蒋嫦娥来自东陈马岗村,19年前腰椎间盘突出,是黄医生治好的。几个月前颈椎难受到欲哭无泪,在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她想起了多年前治好她腰椎的黄医生。一个月治疗后,疼痛症状缓解了,手能提了,气色也好了。“我是逢人就讲黄医生好。”蒋嫦娥这句发自肺腑的话也是许多患者的心声。

  这位黄医生就是县中医院针灸推拿科的黄颂敏,他中等个子,温文尔雅,目光中透着温润。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我想说他有一种让人放心给人安定的力量。

  一面面锦旗,是患者沉甸甸的信任。平均每天70多人的门诊数是黄医生甜蜜的负担。中医院针灸推拿科有11位医生,这对一家县级医院来说几乎是超豪华的阵容,而一年近6万人的门诊量更像是一种传说。多年来他们科室的成员们既各司其职又互帮互助,2014年,黄颂敏带领他的团队获“宁波市劳模创新工作室”称号。

  “黄医生,帮我这里再打几针,黄医生,我这手明天能提东西了吗?黄医生,我还要再打几天?黄医生黄医生……”我初步统计了一下一上午黄医生被叫了好几百声,但黄医生忙而不乱,始终微笑着。手里一批银针用完了,护士递上来第二批,他们科室一上午银针要用3000枚左右,而黄医生一个人差不多要用到三分之一,也就是1000枚。

  “黄医生,你打银针比我们插秧还要快!”一位大妈的一句话逗得大伙都笑起来。高手在民间啊,这话太贴切了。你看这一个个患者一排排躺着,黄医生刷刷地走过去,手里的银针以闪电般的刺入患者的穴位,那动作和插秧神相似啊,也是手动脚也动,也是既稳又准。但这么忙,黄医生依然嘴角有微笑,眼中有神采,步履稳健,还能抽出手来为病患垫一个枕头,拉几句家常。

  黄颂敏的患者多数来自农村,他们都是口口相传,村村相传。往往是一户人家一个人来了三姑六婆都来了,同村庄的人来了,隔壁村也来了。这些平凡朴素的人们相信传统医学,对中医特别信赖。黄医生手中的银针对他们来说是神圣的,让“痛则不通”变为“通则不痛”。

  一名患有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病人,在许多家大医院反复诊治,病情始终都没有什么好转。黄颂敏仔细研究了这位患者的病情后,决定采用椎旁神经根封闭治疗术结合大推拿的方法进行治疗,经过一星期的门诊治疗护理后,这位病人的症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各种并发症也都得到了缓解,在经过一个月的随访治疗后,病人奇迹般地康复了。

  创造奇迹的是他的双手,是用心是勤奋。黄颂敏说他的成功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勤奋。即便现在已经晋升主任中医师,成为针灸推拿专业的名家,他依旧还是保持着每天翻看医学专业书籍,温故而知新的习惯。每次给年轻医生讲课,他反复强调要多用心、多留心、多上心,不断学习最新理论知识和技术,用它们来武装自己、强大自己,让自己成为引领这个行业的弄潮儿。

  尽管每天七、八十的门诊量二十多年来完全是熟能生巧了,但黄颂敏从来不会掉以轻心,他认真对待每一个患者,一直保持着对重症及疑难患者回访的习惯。对一些年纪大、行动不方便的患者还会上门回诊。“看到黄医生眼睛亮一节。”不管多么累,听到患者这句话,黄颂敏便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2017年大年初一的晚上,黄颂敏正在老家马岙和亲戚们一道吃晚饭,吃了一半接到了一个病人的电话,说他脖子疼得厉害,整个脖子和两只手都动弹不了了,说是前一天大年三十都疼了整整一个晚上了,连咽口水都困难得不得了,今天更是连口饭都吃不下去了。黄颂敏一听就知道这病人一定是颈椎小关节紊乱综合症急性发作了,这病发作起来是疼痛异常,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得出这病人满脸痛苦的样子。

  象山人的风俗,大年初一除了走亲戚外是不出门的,尤其是这大年初一的晚上。可是黄颂敏知道这病人如果不是疼得受不了了,也不会打这个电话求救的。所以他当即放下饭碗马上开车从马岙老家赶往医院。

  窗外鞭炮声声,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病人被众亲戚抬着到了。病情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黄颂敏赶紧为他施针诊治,几针过后,病人的症状改善了许多,施针结束后,他已经可以站起来走几步了!对一个医生来说,还有什么比改善病人症状更有成就感的事呢?

  有医术,更要有医德。他嘱咐团队里的医生们,不论患者什么态度,我们一定要保持温度和风度,哪怕受了委屈也要以德报怨。为病人解决痛苦是医生的职责更是医生发自内心的希望,他相信真诚以待总会获得理解和尊重。

  有位中风后遗症瘫卧在床的老年病患,日常起居都需要家人来服侍。当老人的家属听说针灸治疗对中风后遗症的预后很有效果,就全家出动带着老人来医院找黄颂敏。可是当他们了解到这个恢复治疗需要较长时间的复诊后,又觉得十分为难,因为带一个瘫卧在床的老人出门看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着老人和他的家人们渴望又为难的样子,黄颂敏决定利用休息时间,定期上门给这老人家针灸治疗。就这样,他坚持每周定期上门给老人家做治疗,坚持半年后,老人家不仅能下床活动,还能独自下楼了,生活基本实现了自理。

  针灸推拿既是技术活也是力气活。当年针灸推拿专业可以说是中医系列里的一个冷门、偏门,也是最为“吃苦受累”的一个专业。这些年来,从默默无闻到有口皆碑,从普通医生晋升为主任医师,黄颂敏把最好的年华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工作。多年来,黄颂敏坚持每天早上提早半小时赶到单位,为早早等候在诊室外的病人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坚持一天不难,难的是天天都这样。

  这些年常有外地的患者前来就诊,他们纳闷黄医生为啥不去大城市工作。黄颂敏说这些年接到这样的邀请有很多,他也常去北京、上海等三甲医院进修,不间断地参加国内各大专业学术讲座。但是县中医院是他的伯乐,培养了他成就了他,家乡的父老乡亲更是把他当亲人一样信任并依赖。当外地患者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小县城也有大医生”时,他感到满足和自豪。

  尽管忙碌,异常的忙碌,尽管辛苦,十分的辛苦。但黄颂敏依然在苦和累中感到幸福,他坚信最幸福的人是有坚定信念的人、是被他人所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