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力法的 读书藏书事业
分享到:

p1_b (7).jpg

记者 郑丽敏 

  走进西周镇下沈小学教师倪力法家中的书房,立即被浓浓的书香包围,他的书房里全是书,而且几乎全是大部头的文史类书籍,《太平御览》《全宋笔记》《资治通鉴》《罗马帝国衰亡史》《里尔克诗全集》……这些书,几乎每一套叠起来就有半人高,书架上摆不下,有些只能在地上屈就。“最近正赶上中华书局清仓,趁价格划算一次性购了400多本好书,这几年暂时不打算大规模买书了,先把已经进门的书慢慢消化掉。”31岁的倪力法一边整理着他的宝贝书,一边说着自己的藏书事业。 

  倪力法买书不是为了装点门面,是因为自己真正喜欢看书。从书中,他获得无比的快乐。每看完一本书,他都会写点书评,与书友分享。他的每一篇书评文字简洁,既对全书内容作了精炼的概述,也结合自己的读书体会写上几句评语,对没有阅读过此书的书友来说,这样的书评很有帮助。比如看过《隋书·高祖上下》后,他介绍道:“杨坚早年受谗,后嫁女为周后,朝中人迎其辅政。北周诸臣不服,蜀、齐等地兵反,有宿将韦孝宽平之。继而封隋国公,进而为隋王,终致周静帝禅位,建国号为隋……”他又摆出自己的观点,评价道:“隋文帝的天下,古来未有如其易者……然则,魏征所言,隋亡始于隋文帝,深以为不然。虽有征高丽败军,其时天下殷实,虽有小过,何至于亡。听独孤之言,余以为偏见。高祖大略,岂为妇人左右乎……”

  每一本书被倪力法阅读后,就变厚了。他买的书基本上是精装版的,拆开一本新书,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把书拿出来,看完后,想把书再装回盒子里去,就发现装不回去了,因为书被他一页一页翻开仔细阅读过,有些还在书中作了笔记,已经“增肥”了。原先,倪力法一拿到新书,就忙着拆开包装,现在,他改变了做法,凡是没有打算马上就要阅读的书,先不要拆开,这样,也可以为书架节省一点宝贵的空间。

  别看倪力法的书房里都是书,他却不是一个盲目的“购书狂”,无论是读书还是买书,他都有自己的计划。他的藏书总量保持在1500本左右,这边购进新书,那边他会淘汰一些自己已经阅读过的书,让好书流转起来,这种“有进有出”的方式,一方面使同样爱书的朋友们受益,另一方面也不至于让自己的书房变得书满为患。看着《史记》《中国史纲》《青鸟故事集》《纯真告别》《杀死一只知更鸟》等已经被自己阅读过的书流转到了同样爱看书的朋友们手中,倪力法有一种老母亲送娃出嫁的不舍和给娃找到好婆家的欣慰,因为每一本书从列入购买计划,到等待一个合适的价格和时机购进,再到排入阅读的计划,到一页页翻看、做笔记,直至看后回味,这一整个过程,让他和每一本书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倪力法说,尽量选择收藏真、精、新的书籍,书作为历史信息和人生精华的最重要载体,是其他任何物品都难以替代的。明智前人多叮嘱后辈:“家财万贯不如诗书一卷”,“购田万亩不如藏书万卷”。虽然这些话的主旨是督促后人多读书,走科举之路,但无疑也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书的重要性。从收藏的角度看,真正有独特历史价值、珍贵文献价值或较高艺术价值的书籍,其价格总体上只会涨不会跌。尤其是古籍的收藏,不仅仅是图书的收藏,更是历史的收藏、文化的收藏,是人类文明的收藏。它不像其他收藏那样拥有华美的外表和直观的震撼,却拥有更为深厚的内涵。通过收藏书籍,可以了解历史,陶冶情操,提高文化修养,对书籍的收藏,是建立在对文化、对历史的尊重与传承的基础上的。

  “对于书,我想我会一直读下去,因为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倪力法说,“我始终坚持认为,收藏书籍需要心怀尊重和敬畏,心怀对文化传承的热爱,才能真正有利于自己,有利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