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喜海:在焊花中 “熔炼”工匠精神
分享到:

p1_b (8).jpg

记者 张伟海 

  近日,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公布全国优秀农民工和农民工工作先进集体名单,象山骏嘉重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职工吴喜海上榜。

  今年49岁的吴喜海,来自河南,长年工作在火星烟雾之间,多年来,他靠一把焊枪赢天下,先后获得市高技能人才奖、市“首席工人”、市“五一”劳动奖章,被评为省市劳动模范、市优秀外来务工人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高中毕业的吴喜海,成了电焊学徒工。当时喜海暗下决心:学就要学出个名堂、干就要干出彩儿来,做一名受人尊敬的电焊工。刚开始因为不熟练,和所有初学者一样,面临着身体不适和意外事故的问题。握焊钳的手没多久就麻了,蹲着一会腰腿就酸了,工作服常被飞溅的焊花灼得“千疮百孔”,强烈的焊光刺得他眼肿泪流。焊接时,若紫外线或电弧光照射到皮肤,皮肤会发红,严重的甚至会脱皮;仰焊时,电焊火花可能会烫伤手臂,还可能意外地顺着领口掉进衣服里,进而烫伤肚皮。

  为了尽快掌握焊接技术,吴喜海跟在师傅后面一招一式地看,一点一滴地学,反反复复地练,认认真真地琢磨,不到几年的功夫在行业圈内崭露头角。2008年他来到了象山,在骏嘉公司干得如鱼得水,很快成为业务骨干。吴喜海先后拿到了CAT机械制图、特种起吊设备、焊工高级工、焊工二级技师等证书。

  “每个焊件都不能有瑕疵。”这是吴喜海对自己的工作要求。在焊接作业上,吴喜海严格控制每一道焊缝的质量,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环节,努力做到完美。一次,公司在为缅甸制造铝液压挤压机过程中,挤压机后部的“路轨”经装焊后产生了残余变形,为了解决这一技术难关,吴喜海根据产品自身特性,制定出了一套新的加工工艺,成功解决了电焊后变形的难题,为公司及时交货赢得了时间;而面对阀体的修补,吴喜海深知阀体加工精度很高,对阀体内孔进行局部修补难度很大,但他还是凭着过硬的焊接技术,成功解决了补焊加工后部出现的咬边凹痕缺陷,修补后的内孔尺寸达到图纸要求,使公司避免了经济损失;较大结构工件扭曲变形物件,由于其刚性大,简单的手工机械校正比较费劲,吴喜海根据金属材料热胀冷缩的物理特性,掌握其变形规律,制定了一套火焰机械,用斜45度加热法来解决较大工件的扭曲变形,效果十分显著。

  “电焊是一个苦活、累活,但它也是一项技术活,日常工作中的小创新、大飞跃无所不在,操作技法以及工艺、方法的创新,都是提高工作效率和产品质量的重要途径。”在吴喜海看来,一道焊缝就像是一张脸、一件艺术品,每一次焊接都必须尽力做到完美。

  亲人病重、忠孝难全,带着思念坚守岗位。一次,公司接到河南凤宝管业钢管热处理生产线项目,由于设备吨位大,不便运输,只能去现场制作。公司让吴喜海负责这个项目,他二话不说,带着一袋图纸就去了林州。到了目的地,顿时傻了眼:其厂区毗邻矿山,空气质量差不说,生活用水居然来一天停两天;上下班要走十多里路……最最头疼的是,工期只有一个半月,还要与土建队伍交叉作业,施工难度大、危险系数高。压力就是动力,吴喜海一边招工,一边购买材料。到林州的第三天,就进场施工了。就在项目如火如荼地开展当中,一个电话将吴喜海打得措手不及。年迈的父亲旧病突发住进了医院,病情危重。让喜海进退两难。回去照顾父亲,现场工作就会停下,要耽误工期;不回去吧,都说养儿防老,会落下骂名。权衡再三,与家人沟通后,决定留在现场,等项目结束后,再回去照看父亲……现在老父亲离世好几年了,但每每想起这件事,吴喜海就愧疚,觉得对不起他老人家……

  吴喜海成为车间主任后,身上多了一项“传帮带”的任务,二三十个焊工位,每天都要来回巡视好几遍,遇到有焊工做得不够到位,或者需要改进的,就给他们分析原因,再手把手演示一遍。一天下来,经常要走3万多步,脚上起了泡,晚上回去就用手挤破搽上膏药……经过手把手的带教,先后有29名员工通过了焊工职业技能高、中级工鉴定。2020年,吴喜海被聘为象山县技工学校“成长导师”,传授自己的焊接技术,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引导学生们学真本领、悟真匠心。

  吴喜海作为象山县总工会兼职副主席,他充分发挥职工“娘家人”的桥梁纽带作用,积极协助做好农民工服务、“半岛工匠”培育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