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萍萍:帅在真功夫
分享到:

p2_b (9).jpg

p3_b (7).jpg

记者 郑丽敏 

  在很多象山人的童年记忆中,有一个场景,是给了戏台的。戏台上演着的,是充满江南灵秀之气的越剧。只要台上袅袅的唱腔一起,台下大人们的注意力会立刻被吸引去。而孩子们则会在戏台下嬉戏打闹,或争抢着攀住舞台边缘,盯着台上悠扬挥起的水袖和演员们脸上多彩的胭脂入迷。出生于茅洋乡的石萍萍也不例外,小时候,每一次村里或者邻村有戏班子来演戏,她必定要去凑热闹。而现在,36岁的她已经成了象山小百花越剧团一朵深受观众喜爱的“小百花”,在越剧舞台上精彩演绎着人生的悲欢离合。

  高强度的专业训练

  从小对越剧的喜爱,让石萍萍在初中毕业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当时的象山艺术学校越剧表演班。走进艺校以后,她才深深体会到,业余和专业,相差十万八千里。象山艺校越剧班的师资力量雄厚,由张亚萍、陈梅芳、肖亚萍等实力派越剧名家担任各个流派的唱腔、身段、形体、表演基本功等专业教学,尹派嫡传大弟子尹瑞芳以及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著名演员董柯娣也经常来校指导,学校里,舞台、音响、服装,以及各种演出道具一应俱全,除了专业课外,学校还设有语文、数学、英语等文化课程,有升学意向的学生,可以在完成三年高中学业后,考大学进一步深造。石萍萍如鱼得水,一头扎进了忙碌而充实的学习中。

  练习基本功并不是活动活动腰、腿,练练水袖、扇子,走走台步就可以了。越剧演员要掌握程式技巧,从学戏之初便进行专业的表演基本功训练。学校规定越剧班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形体训练,从站法、手法、腿功、腰功开始练。在此基础上,又按不同行当分别练步法,以及毯子功、把子功、水袖功、扇子功、髯口功等。

  这样的专业训练需要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石萍萍不怕吃苦,训练越苦她越有劲。她穿着3寸厚的靴子练各种磋步,连续多次来回单、双腿及侧身跪步,还有醉步、扬袖平转、飞袖急跳、窜袖登高等,不知不觉中,就练得汗如雨下,每天都要湿透好几身练功服。练圆场时,一般练到七八圈就会感觉精疲力尽,两腿几乎迈不开步了。此时,石萍萍就咬紧牙关告诉自己:越是吃力越不能停,反而要随着节奏的变化越练越快,直至跑完十五圈, 反转身来再跑十五圈,这样才能出效果。练“方步”看起来很简单,但也很需要恒心和耐力。训练时从起步至落脚,中间要控制好几秒钟。练这种功,短期看不到进步,意志薄弱的人往往容易半途而废,但石萍萍却不折不扣地练这种耐功。练、练、练,高底靴练得开了“花”,练功裤和袜子磨出了洞,膝盖破皮了,脚趾头流血了,她却毫不在乎。

  被定为“老生”角色

  为了避免学习的枯燥感,学校通过排折子戏的方法,以戏带功,让学生由简到繁、由易到难、循序渐进地学习基本技艺,这样不仅可以使学生进一步掌握基本功,同时还学会如何根据剧情灵活地应用程式技巧。石萍萍自忖无论唱腔、形体、基本功都不错,却想不到,分配角色时,老师竟然让她演老生。小姑娘都爱美,看着班里的同学扮演才子佳人,自己却嘴巴上挂着长胡子,额头上画着皱纹,更加艰难的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如何来表现当父亲的心理、情感和外化的动作?石萍萍顿时泄了气。老师鼓励她:“在戏曲舞台上,各个角色缺一不可,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只要用心演绎,每一个角色都能出彩,越剧史上出了许多著名的老生、老旦、丑角演员。你的唱腔激昂高亢,是演老生的好人选。”此时,石萍萍想到了董柯娣老师,不也是演老生的吗?她有了自信,相信自己一定能行!就这样,她走上了老生演员之路。

  有了明确的角色定位后,石萍萍练功更加刻苦了,她每天5点多起床,在练功房一个姿势一摆就是半个小时,渐渐把自己打造成了“武林高手”,压腿、劈叉、虎跳、鹞子翻身……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她都一一攻克下来了。“飞跪”要求腾空而起,膝盖离地两尺,两脚打平,前后褶子成一水平线落地。她飞起来,跪下去,跪下去再飞起来,练得全身快散架了才歇息。“僵尸躺”是一种危险系数极高的动作,“软僵尸”的难度系数略低一点,但也十分危险, 要先下腰,然后身体倾斜45度,再绷直倒下;“硬僵尸”则更难也更危险,身体绷紧绷直,直接倒地。练这个动作,来不得半点马虎。戏曲表演中,常借助舞弄胡子、头发的特技来展示人物的心情,俗称耍胡子、甩发功,包括甩、扬、带、闪、盘、旋、冲等多种甩法,方向又有左、右、前、后和绕圆圈的不同,分别表现人物激愤、恐惧、焦虑、挣扎、绝望等状态。石萍萍“倒”功和“耍”功都了得,要练多少次,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她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了。

  舞台展现真功夫

  石萍萍在象山艺术学校毕业后,没有马上参加工作,而是赴浙江省艺术学院继续深造,进一步学习舞台表演、化妆等技巧,使自己的演技更臻成熟。戏曲表演大专毕业后,石萍萍走上了舞台,成了一名专业越剧演员。

  有志者,事竟成,只有熟而精,精而化,才能使艺术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通过5年刻苦的训练,她唱念做打俱佳,还练就了一双传神的眼睛和控制自如的脸部肌肉。她的戏路很宽,擅演的剧目众多,从帝王将相到无赖地痞,她塑造了诸多角色,除了老生行当,她对丑角、老旦也多有涉猎,有时也演小生、花旦。刚毕业的那几年,她相继在宁波小百花越剧团小班、鄞州越剧团工作,后来她回到了象山,就一直在象山小百花越剧团工作。2013年,她获得浙江省“相约梨园”戏曲大赛金奖,2014年,她的折子戏《徐策跑城》荣获浙江省十大城市戏曲PK赛金奖。

  舞台上美丽的瞬间都是舞台下千万遍练习的结果,戏迷的眼睛是雪亮的。每一次石萍萍上台表演,都能赢得观众十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尤其是她参演《五女拜寿》“哭别”这一段时,他扮演的“杨继康”一角获得台下观众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以及持续不断的鼓掌声,有些观众特意买来长长的甘蔗往舞台上塞,一群戏迷还跑上舞台,在她的腰上塞满了小红包。

  每一年,石萍萍都要参与演出三四百场越剧大戏。她酷爱舞台,不光在越剧的舞台上表演,也活跃在象山“唱新闻”的舞台。她活力满满,还与朋友合作在丹城靖南大街开了一家名为“湾记豆浆”的美食店,业余时间,她会呆在店里,一边充当“店小二”,一边迈着方步即兴表演,演绎着生活中的快乐越剧。她还开通了抖音,她的抖音以“快乐越剧”为主打内容,吸引了数万名铁杆粉丝天天跟着她学越剧。

  “我觉得自己耍胡子的样子特帅,我是个帅帅的老生!”石萍萍说,“观众的掌声就是给我的最好礼物,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持,就是鞭策我不断前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