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建平:陶醉在 文学路上
分享到:

p1_b (9).jpg

记者 郑丽敏 

  “曾经,我把文字染上颜色,涂抹在生活里,生命从此有了多元的色彩。曾经,我将文字染上颜色,涂抹在我青春的日子里,因而青春有了如画的美丽……”67岁的毛建平朗读着自己写的诗歌,一脸陶醉的表情。每天写诗、读诗,成了他退休以后的主要工作,他为诗歌忙碌着,快乐着。

  毛建平1954年出生在上海,年少时,正逢“文化大革命”,初中毕业后,他成了一名支援内地建设的知青,在陕西宝鸡一家国营化工厂干了7年半后,调到了象山,从此,他就成了象山人,先后在化肥厂、糖烟酒公司、烟草专卖局等单位工作。他从小爱好下象棋,有着高超的棋艺,在象山象棋比赛中连续40年位列前六名。

  除了象棋,毛建平还是一位文学爱好者,工作期间,他忙里偷闲,偶有一些纪实、散文、故事、随想之类的“豆腐块”见诸报刊,退休后,他有了充足的时间,就把自己的满腔热情投入到了文学创作中。跟文学相比,象棋已经作为“业余爱好”了,他退休后的“主业”就是搞文学创作。毛建平喜欢看书,他最喜欢看的是普希金、汪国真的作品,在自由创作中,他也喜欢写这一类风格的作品。写出来的作品发表到哪里?当时,正流行微博,毛建平很快就学会了发微博,可是他发现,文章写太长了,发送不出去,因为微博限制字数,每次只能发表140字。为此,毛建平开始尝试着创作140字以内的“微诗文”。“如何把一件事、一个想法表达清楚,其实不需要长篇大论,限定字数让我的表达更专注于核心内容,能用一句话交代清楚的,绝不拖沓。”毛建平说。

  在微诗文中,毛建平歌颂美好的生活:“我不是诗人,也不想以文人自居,或者顶一个某某家的虚衔,但我可以是个思想的歌者,我歌赞人类的和平,也歌赞自由的生活。爱的五线谱,跳跃着真善美的音符,我用生命全部的热情伴以最美好的情感,引吭放歌,放歌对生活的热爱!”

  “午夜,我被生物钟准时唤醒,身上如同打了兴奋剂,刺激着我全部的神经,大脑异常活跃,所有思维都很理性,净化的文思如潮水般涌动,把白昼里的尘世俗虑涤尽。手指优雅地在屏面划动,流溢着富有灵感的才情。憩息于夜的怡静,编织起对生活爱的诗章,向我心中的女神——缪斯,致敬!”为了创作,毛建平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熬夜。白天,外界嘈杂,心不容易静下来,到了晚上,尤其是深夜,连鸟儿都睡着了,万籁俱寂,他脑中创作的灵感就会闪现,就开始激情澎湃地写啊写。幸运的是,毛建平这种彻夜奋战的行为没有遭到家人的反对,妻子很支持他搞创作,每当看到他有新作品发表,妻子都与他一样开心。连90岁高龄的老母亲也以他为豪,在90岁生日宴会上,她要求毛建平朗诵自己创作的诗歌。为了给母亲祝寿,毛建平专门创作了《母亲的牵念》一诗,声情并茂地当众朗诵,让老母亲很有面子。“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才能成就我的文学创作。”毛建平说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尽管现在有了微信,不需要再依赖于微博,但毛建平已经习惯了创作微诗文,有时,他也写作散文和长诗。至今,他已经创作了500余篇自己较为满意的作品,其中一篇《想念你》还被音乐人看中,由黄永杰作曲、韵辉演唱,变成了歌曲。“在夜里在梦里,时刻都在想着你,明知再也见不到你,可我依然爱你如始。在夜里在梦里,时刻都在想着你,忘不了你当初美丽,给我留下美好回忆……”夜深人静之时,认真地听着自己作词的歌曲,那种浪漫的感觉充盈了毛建平的每个细胞。

  有了这次作品变成歌的尝试,毛建平开始创作象棋歌词,希望在自己的晚年生活中,能为象棋文化奉献力量,他还打算将自己多年来比较满意的文学作品挑选出来,出一本《毛建平微诗文集》。“我来过这个世界,希望留下一点痕迹。”毛建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