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絮语
分享到:

     陈水皮   

  黄梅雨季,纸张受潮,黑色墨水写的字模糊成一摊混沌的湖水。同学说在钉钉群里看到我了,我说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除了身边都是比你优秀的人,更重要的是晚上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学生时代结下的友情在后来的人生路上都是无法超越的,这又让我想起小忻,刚好,身上的香水就是她寄来的,她说过喜欢这款香水的人品味都不会差,我说好像是的。以前只觉得她漂亮,后来才慢慢发现,她的魅力若只在脸蛋,我真是在糟践这个可爱的女孩。

  你记得回家的路,却不知道脚下的路何时会拐弯,或者像植物那样再次被连根拔起?夏天,也不适合写长篇,我喜欢写轻松的散文和小故事。卢思浩在他的作品里曾写道:一个人喜欢读什么样的作品,就注定了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反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读得进去什么样的作品。我只能算是半个文字爱好者,也很享受咸鱼一样的日子。请原谅我胸无大志,小学三年级写作课,老师要求写我的理想。有的同学写长大后当科学家,有的同学写长大后当医生,我写长大后要像葫芦娃一样会隐身术,可以提前一天潜进教务主任办公室一览明天要考的试卷内容。老师看了我的作文让我靠墙反省,完了把我手臂上的三道杠换成了一道杠。葫芦娃事件让我从大队长变成了小组长。

  悲伤若常常如夜色般无法描述,快乐却如树叶的脉络般清晰可见。时间如果不算什么,或许就像河流喘急,却总能找到想要的那颗卵石。

  任何虚构的故事都容纳着自己的真实情绪,就像任何一句玩笑可能就是蓄谋已久的心里话。小忻很认真地问我,以后最想要她为我做什么?我说:每天给我买杯咖啡吧,抹茶拿铁,热的,好久没喝了。

  记忆如深海,堆满潜艇残骸和鲸鱼骨架,但是在表面,它又那么温柔。所以到后来,内心藏着一片深海的我留在了海边,学会了珍惜这些不够完美的海平面上的风平浪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