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 翰墨功深五十年
分享到:

  记者 郑丽敏 

  在象山大大小小的书法活动中,总能看到一个仙风道骨的书法家,他白须飘飘,鹤发童颜,爱穿中式休闲装,在人群中那么醒目。当然,更让人难忘的是他写得一手好字,拿起饱蘸墨汁的大笔一挥,一幅书法作品转眼间就呈现出来。他与著名作家同名,名叫朱自清。

  今年71岁的朱自清出生于丹西街道九顷村,原名朱子青,1968年入伍当兵时,因为自己不识字,文书就错把他的名字写成了“朱自清”,从此,这个新名字就一直陪伴着他。

  以前在农村老家,因为家里穷,朱自清没有机会读书,到了部队后,他发现身边很多战友都识字,顿时感觉自己矮了一截,想要读书认字的强烈愿望在他心底油然而生。他开始留意身边的字,凡是写有字的地方,他都会用心去看看,努力记住这些字的样子。一有机会,他就向人请教,一个字一个字地学起来。有了一点基础后,他学会了查字典,一有空,就拿出《新华字典》,认真研究一个个汉字。《新华字典》是朱自清最好的老师,凡是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去请教它,它永远都能清清楚楚告知答案。有时,朱自清会自得其乐玩“文字游戏”。他会对着墙上一些不认识的广告字,一个一个去查字典,他把一个个字当做玩游戏的对象,这种“我终于认识你了”的快乐充实着他的闲暇时光。

  “要问哪一本书对我的影响最大?那一定是《新华字典》,我买过十多本《新华字典》,每一本都被我翻烂了。”朱自清说。尽管现在有了智能手机,要查一个字通过手机“百度”一下就行了,但朱自清对《新华字典》的感情依旧,凡是他经常去的地方,都放着一本《新华字典》,因为他习惯了它的陪伴。他说:“《新华字典》永远是我的老师,直至今日,它仍在不时提醒我当初对文字的好奇和敬畏。”

  通过自学,朱自清识了字,他终于也可以像其他的战友一样看书了,他捧起了一本本名著,如饥似渴地读起来。渐渐的,他不光能识字、看书,还能写诗词文章。人生有多努力就会有多幸运,曾经目不识丁的朱自清,摇身一变,成了文质彬彬的文化人,他终于活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朱自清一边认字,一边写字,一笔一划,学得十分认真。他对汉字越写越有感情,要求自己不光要把字写对,还要写得漂亮。在一次次对街上店铺招牌字、寺庙凉亭等处对联的欣赏过程中,他萌发出了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自己的字写得与这些字同样美观!

  为了写好一个字,他会跑到店铺门前,反复琢磨,对着牌匾一遍又一遍临摹。他也会留心书刊封面、报纸、物品外包装等处的字,只要看到美观的字,就去临摹。他练字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白天练习还不够,每天晚上,他还要在油灯下继续练,往往不知不觉就练到深夜。当年那个对着店铺牌匾练字的小伙子,怎么也想不到,日后,他还靠这个本领谋生呢!

  朱自清退伍后,分配到国企工作。无论在部队里,还是在工作岗位上,朱自清从没有放弃过练习书法,哪一天若是没有摸过毛笔,他的心里就空落落的。除了自学外,他还专门到上海等地拜师学艺,向书法名家请教。在国企工作,一开始很顺利,他还一度当过单位里的领导。但没有干到退休,国企转制了,他成了下岗工人。下岗后,朱自清就凭着自己的书法技艺开了一家店,店名为“自清书社”,专门帮人写字,店铺招牌、广告标语、对联等,顾客需要写什么,他就写什么。在开“自清书社”的过程中,他整天和书法打交道,对字的感情更深了。他擅长用如椽巨笔书写4尺大字、6尺大字,那种泼墨挥毫的酣畅,让人在一旁看着都觉得无比惬意!

  现在,朱自清早已不再开店,过上了自由自在的退休生活。他在少年时代曾经生活过的丹西街道仇家山村拥有一处古色古香的书房,他每天会在书房里写字,朋友来了,就一起切磋技艺,或者和朋友在小院里聊聊天下下棋。由于他的“海纳百川”,他这儿几乎天天都有文人墨客造访,一起说着汉字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