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赞红:传播幸福力的使者
分享到:

     记者 郑丽敏 

  “亲爱的心理老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被心仪的大学录取了,我想妈妈一定也在为我高兴,谢谢您对我的辅导和帮助,我爱您!”读着贺卡上的字,看到贺卡上的署名,象山二中心理辅导老师程赞红不禁热泪盈眶,这泪水,是开心,是激动,更是满满的祝福。给予这个孩子心理辅导的过程她还历历在目。

  “妈妈一直都在”

  这位女生是几年前程赞红在给高一某班上心理课时认识的。课上,她给全体学生做催眠放松体验,催眠唤醒后,一个女生来到程赞红身边,抽泣着说:“老师,我想妈妈……”下课铃声已敲响,直觉告诉她,该女生的情绪需要处理。

  在心理辅导室坐下后,女孩讲述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在她小的时候,父母相继离世,现在,她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听了女孩的讲述,程赞红给了女孩一张白纸,让她画一幅“房树人”的画。女孩的画中有一间简陋的房子,房外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小孩仰着头,眼神满足地望向大人,大人微笑地看着孩子。女孩解释说这是妈妈和她。图画中除了房屋、温馨的母女画面,还有半棵大树。根据图画心理学分析,空白的半棵树代表了个体成长过程中母爱的空缺。程赞红决定运用催眠治疗法帮她修复心灵的创伤,打开生命的通道,让她在潜意识里,和妈妈做个生命的链接和沟通。

  ……

  “你从烟囱飘进去,看一看,谁在屋子里点火?” 

  “妈妈在点火。”

  ……

  “妈妈,你为什么抛弃我?”女生哭喊着。

  程赞红轻轻握住她的手,鼓励她继续说。

  “妈妈,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你!受到委屈时多想和你说说啊!”女孩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孩子,妈妈并没有离开你,妈妈一直在天上陪着你,妈妈也很想你!”

  “妈妈,你一直住在我心里。”

  “你也一直住在妈妈的心里,当你想妈妈的时候,可以看看天上的星星,那颗最明亮的星星就是妈妈,妈妈会在天上一直凝望着你,看着你慢慢地长大。当你想妈妈的时候,就抬起头看看这漫天的星星。妈妈一直都在!”

  “妈妈,我会用望远镜好好地看你。”

  ……

  “傻孩子,周围有那么多人帮助你,关心你,你的身边有着满满的爱,其实就是妈妈的爱啊!妈妈相信你,你会越来越棒的!” 

  …… 

  女生清醒后,情绪明显变得舒畅了许多,程赞红告诉她,以后有烦恼就来找心理老师。不光如此,程赞红还多方联系,尽量帮助女孩解决经济上的困难,让她安心读书。

  后来,女孩又来了几次心理辅导室,有时是咨询学习方法,有时是陪班里的同学过来。每次来,程赞红都会悄悄观察,发现她的脸上不再挂着淡淡的哀伤,而是有了灿烂的笑容。

  女孩因为对心理老师的信任,通过催眠接受正面积极的指令,获得了爱的滋养,疗愈内心多年的创伤,重建了内心的力量。程赞红看到女孩的笑容,觉得自己很幸福。

  “他们都很坏,总是欺负我”

  尽管现在的程赞红,凡是学生来到心理咨询室找她,她都能给予一定的帮助,但她永远都不能忘记自己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时,刚刚作为一名专职心理辅导老师时的那份无力感。

  程赞红1999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教育系,当年,宁波地区几乎没有学校设专职心理辅导老师的,她的大学同学们毕业后几乎都改行当了语文老师。程赞红分配到了象山二中,也做好了当语文老师的准备。时任校长韩利诚对她说:“尽管现在极少有学校设专职心理辅导老师,但这是趋势,将来,肯定每所学校都会设,你就当象山二中专职的心理辅导老师吧!”在韩校长的鼓励和支持下,程赞红成了象山县第一个专职心理辅导老师。

  程赞红永远记得那个在别人眼里“十分优秀”的男孩在心理咨询室里那恐惧的眼神。“程老师,因为我信任你,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吗?我是上帝的第五个儿子,我上面还有四个哥哥,他们都很坏,总是欺负我。你看,他们就在那里,他们都盯着我!”此时的男孩,一边讲述,一边望着天花板,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程赞红看着他极度恐惧的神情,十分惊愕,这个男孩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代表学校参加过各项竞赛,屡屡获奖,是大家心目中的“学霸”“天才”。但男孩生活在单亲家庭,他的父母离异,他跟母亲一起生活。她知道这个男孩有心理问题,这是青春期精神分裂症。但当时限于自己的学识,程赞红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没多久,这个男孩在母亲的安排下离开了学校,后来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但这位“上帝的第五个儿子”当时无比恐惧的眼神让程赞红永远都忘不了。经历了这件事以后,程赞红知道,短短的四年大学本科教育,远不能让她成为一名优秀的心理辅导老师,她需要不断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从此,凡是有出去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机会,无论是公费还是自费,她都会紧紧抓住,就像一块干海绵一样,努力汲取知识,让自己快快成长起来!

  “你们为什么把我扔掉”

  “老师,我要找您谈一下,我不想读书了。”一天中午,程赞红正收拾东西,准备去杭州培训,一位高二的女生走进了心理咨询室,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不吭声了。程赞红就让她玩沙盘。看到她做的沙盘,全部都是没有生命力的骷髅,程赞红知道,这个孩子需要高度重视了。

  “我自杀的工具都已经准备好了。”女孩说。程赞红着急了:“我将要到杭州学习一周,求你这一周之内别自杀,一定要等我学习回来,你一定要答应我,你若不答应我,我到外面去学习就会不安心。”尽管女孩答应了她,程赞红依然很不放心,她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校长和女孩的班主任,也告知了家长,请他们给予女孩高度的关注。经过充分了解,原来女孩是抱养来的,虽然养父母十分宠爱她,但她对亲生家庭充满了愤怒,经常在心里质问:“你们为什么要把我扔掉?”她经常半夜起来洗头、洗澡,她甚至无法与养母见面,吃饭的时候,养母把饭放在她的房门口,她等养母走开了,才去拿饭。

  在程赞红的建议下,学校领导和老师带着女孩去医院治疗。女孩经过治疗后,变得越来越阳光了。程赞红又建议女孩改变了发型,女孩整个人看上去焕然一新,每次碰到程赞红,都会笑着打招呼。看到女孩健康可爱的样子,程赞红发自内心感到高兴。

  从事专职心理辅导教师的22年来,程赞红接触过不少有心理问题的学生,有本校的,也有外校的,她也应邀去许多单位上过心理课。她说,作为一名心理辅导老师,她希望自己能向孩子们传播幸福力。她还说,那些有心理问题的孩子,大多是因为家庭问题引起的,比如父母离异、父母不和等,但愿父母多站在孩子的角度想一想,多关心自己的孩子,也呼吁全社会多关心有心理问题的孩子,愿每一个孩子都能够身心健康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