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行
分享到:

  张利良  

  数年前,这里只有一个冷落的小渔村

  沙滩上无际的荒凉与孤僻

  依靠一群海鸥在诵读

  她全部孤悬的文字

  我们到达的时间

  已经有很多游客,闻道而至

  那些遍访名胜的脚印

  带走了海水中的一部分腥咸

  或许也带走了沙滩上

  无数金质的痛感

  绾起裤管,立在海陆交接处

  不能再往深处去了

  白雾一样飞溅的水汽扑面而来

  远处的岛屿在浪涛里表演

  一生的浮沉

  一朵浪花,足够驮起一座渔村的变迁

  一线波纹,尽可抒写一隅海角的家谱

  打鱼船,午后的阳光下

  泊在涌潮的臂弯处

  白色蛎壳与绿色海藻

  渡尽前世今生的茫茫水路

  成为她绕膝的儿孙

  其实大海从来不会后退

  她隐忍的胸腔

  日夜回响低沉的涛声

  每一颗泪珠砸向山崖

  砸向绝壁

  磨碎自身的骨头后

  铺展绵绵海滩

  与一盏灯火,一粒星光

  与煮着一锅风浪的渔夫

  相拥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