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母亲一起变小
分享到:

  郑丽敏  

  母亲的手机响起了好听的音乐声,我提醒她:“你有电话,接听吧!”母亲从衣袋里掏出一部小巧的大红色老年机,打开翻盖,却不知该按哪个键接听,我帮她按下了接听键。想想真是辛酸,原本如此聪明的母亲,现在变得连按个接听键都要寻寻觅觅了。我去年曾送给母亲一部智能手机,父亲在微信里告诉我,母亲不会使用智能机,只能给她买老年机。我当时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母亲真的用不了。

  今年春节,我回到老家,邻居们告诉我:“你的母亲记忆力衰退了。”我好心痛,其实,我早已知道母亲的记忆力在衰退,只是以前邻居们还没有看出来,现在连邻居们也看出来了。我一想起此事,就要泪水盈眶,我不能接受母亲记忆力衰退的事实,我的母亲,她有超强的记忆力,她对所有的事情过目不忘、过耳不忘,她还有出口成章的本领。当我看到《红楼梦》里贾雨村对月就能脱口咏出“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的诗句时,我总是骄傲地想:贾雨村的这点才华不算什么,我母亲天生就能出口成诗呢!

  母亲还不到70岁,我怎么都想不到,她这么早就会记忆力衰退,在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当中,只有她的记忆力莫名其妙地衰退了。我还以为我的母亲会像外婆一样,直到90岁依然记忆力超强。现在,母亲已经不会作诗,不再管别人家的事,连原先很放在她心上的家庭琐事,比如买菜、做饭、洗衣、打扫等,她都不再牵挂了,我们只能慢慢适应一个全新的母亲。

  我们思来想去,最适合母亲居住的地方是她熟悉的农村老家,于是,将老家稍加修葺,让父亲带着母亲从城市回到农村。母亲住在老家,是很快乐的。她每天早上起床后就忙着做功课——念经。她是村里经文念的最熟的人,每一次村里或者附近村庄的大小寺庙“搞活动”,她必成为“领头羊”,带领那些爱“忘词”的老姐妹们念经。那一刻,母亲依然是“记忆之星”!

  每一个日常,当村里人都忙着劳作时,母亲是悠闲的,她想采茶时,就到自家的茶地去采一会儿茶;她想拔笋了,就到自家的园子里拔几株水嫩的小竹笋;当然,还有满地的新鲜蔬菜等她随时来巡视。因为,她的生活里有我的爸爸,对她百依百顺,为她营造了一个幸福的家园。母亲本来是一个十分勤劳的人,一刻也闲不住,现在,她闲了,自在了!母亲已经将那些繁琐的家务清除出了自己的记忆。

  到了晚上,一吃完晚饭,母亲就去小广场,和她的老姐妹们一起,先做一小时健身操,再跳一小时健身舞,她是村里最早学会跳健身操的人,这是她十多年前从城里引回来的健身项目。现在,爱跳健身操的村民站满了整个小广场。

  母亲最期盼的是周末和节假日,因为她的孩子可能会回来,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女、外孙,只要这些孩子来了,人人都会宠着她,带她一起玩。空闲后的母亲从不拒绝孩子们带她去旅游。孩子们会拉着母亲的手,陪着她慢慢走。路上碰到熟人,问她干什么去,母亲就幸福地回答:“我们在散步!”带着母亲出远门,我们总把最好的位置给她坐,帮她系好安全带。以前,母亲坐车要晕车,哪里都不想去,现在,她竟然很神奇的都不晕车了。

  “五一”小长假,父亲和母亲来到象山,我们带他们看大海,看象山的新农村,母亲特别开心。回老家时,我送父亲和母亲去车站,当他俩走进了检票口,即将要上大巴车时,母亲回过头来,露出满脸的笑容,像一个幼儿园小朋友一样,隔着玻璃向我使劲挥手,嘴里大声说着:“再见!”

  母亲回老家后,我每次想起母亲在车站向我挥手说“再见”的情景,想起她像幼儿园小朋友一般的灿烂笑容,就忍不住泪水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