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幸福
分享到:

  沈敏  

  忙忙碌碌又是一周的结束,周末对于康复医院的高萍院长来说是奢侈的探亲时间。跟着她一路到了住在江北干休所她父母的家,上了楼梯,门上一块“光荣之家”的匾特别显眼。

  “吱呀”一声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阿姨,她是高院的妈妈。“好清秀的老人”心里一阵惊呼。接下去走出来的是拄着拐杖的高伯伯,身后是身材魁梧的杨主任,他们一家人都在门口隆重迎接。尽管跟老人是初次见面,却丝毫不觉得陌生,他们和善的笑容也很快打消了我初次拜访的窘迫。

  “坐坐坐,吃饭吧,赶紧吃饭了”高院长的爱人杨主任迫不及待地招呼。“菜不好,不要见怪,随意吃”,橙色的灯光下,长条形饭桌荤素俱全、刚烧好的菜冒着腾腾的热气泛着诱人的光泽。

  团聚的一家人用家乡的方言轻轻交流着,软软糯糯的闽南语尽管听不大懂,似曾熟悉的亲切却扑面而来。“吃吃、自己夹,不要客气”,全家人不停地叫我尝各种菜肴。其实我已经不客气地吃了不少了,但是盛情的他们生怕我没吃饱似的,将菜数次轮流推到我眼前。

  高伯伯张着无牙的瘪嘴主动介绍“90岁了,牙齿都掉光,听力也衰退,老了不中用了”,他笑起来缺牙的样子很有喜感。坐我斜对面的阿姨时不时抬头看着我笑,她的笑容泛着长辈对小辈的疼惜,也让我想起了朋友远在江苏的母亲,她的妈妈也有八十多岁,跟阿姨长得很像,也一样的爱笑,从来不用任何护肤品的皮肤干干净净。

  都说饭桌能看出一家人的幸福指数,果然不假。桌上有碗鲜美的鱼头汤,阿姨夹起鱼,先用筷子小心地剔了鱼刺,正反两面多次用筷子戳了又戳,确认果真是没有刺了,她才把白嫩的鱼肉连同豆腐放心地夹到了伯伯的碗里,看着老伴蠕动着小心地吞咽下去,她的目光慢慢收回,再拨拉自己碗里的饭。高院也端过碗,给她爸爸一小勺一小勺舀着汤“先凉一凉,有点烫,过一会儿再喝”温情的一幕看得我眼眶快湿了,“老头子没牙齿,只能吃点软的,硬的东西也咬不动”……

  饭后我们坐在沙发上随意的聊天,阿姨看了下搁在桌上的相机,扯了扯衣服袖子,悄悄地在我耳边说“给我和老头子多拍几张”,接下去她叫上伯伯跟她坐一起,让我开始拍。很多人不愿意上镜,而阿姨的想法恰恰相反,这让我很高兴。因为自己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记录,尽管需要的只是场景中一个镜头,但碰到那么难得的机会按再多的快门都值得。

  阿姨的脸上始终挂着恬静的淡笑,她跟伯伯两个人合影时,她时不时转头看看他,那种相濡以沫的温馨无以言表。机械的镜头此刻在这对老人面前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随着咔嚓响的连拍声,我在这一刻也看到了幸福原本的模样。“2019年是他们钻石婚的纪念日,干休所还为这些离退休干部举办了520幸福大声说出来的活动。”高院在边上补充道。只听说过钻石婚是人生最为珍贵最为喜庆的婚姻庆典,一起共度60年才称得上是钻石婚,但很多携手一生的人却很难厮守到漫漫长途。没想到伯伯跟阿姨相亲相爱相守走过了,更欣慰的是他们还培养了四个优秀的孩子。

  伯伯还是正师级转业干部,高院打开她的手机给我看了他们的年轻时代,她的情感特别细腻,手机里藏着近千张“过去”。有伯伯跟阿姨年轻时的结婚照、他们一家人的工作照、他们现在的生活照,每一段的经历都被她收藏了。尤其是那张结婚照,部队服役的伯伯穿着红领章的军装英姿飒爽,扎着两根长辫子的阿姨笑靥如花。尽管相片是黑白的,但青春的气息遮挡不住扑面而来。

  谈起那段难忘的军旅岁月,伯伯在高院的建议下,迈着颤巍巍的步伐将他的高中毕业证、军校毕业证都拿了出来。拿着历史的珍贵纪念,我们都唏嘘不已。他是1954年上的军校,从事的是无线电机务专业。在捧着这张比我年纪还大一轮的微微有些泛黄的毕业证书前,他背靠沙发,合起了眼睛喘息,思绪仿佛又穿越到了那个枪林弹雨的岁月,毕竟军装生涯见证他一生最好的年华。“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噢”伯伯反复唠叨着,他一张嘴瘪瘪的样子又逗笑了我们。

  笑声一直在回荡,高院说从没见过父母这么开心,她还给我展示了她年轻时的便装、军装照。一张穿着红毛衣的照片特别像80年代歌坛曾流行过的一个明星。在印象中她是个雷厉风行的管理者,没想到心细如发。“我也快是奶奶辈了,再过几年就要退休咯”。看看曾经的她清水出芙蓉的素颜,再看看现在的她,岁月也没烙下太多的印痕,她依然如此芳华。

  快乐的时间总是最短的,不知不觉两小时就过去了,起身跟他们一家人告别时,阿姨拉着我的手恋恋不舍“下次再来、下次再来”,“嗯嗯”我满口回应着,心底难言的感动久久弥漫,也终于明白“最美象山人”高院全身心扑在象山的康复医院,成了象山康复理疗的春蚕跟蜡烛,是因为有家里坚强的后盾跟支撑,原生态的军人之家那种民主、尊重、勇敢、奉献的精神铸就了她。

  也正如她自己所说“人活着不光是为了自己,助人也更快乐,精神上的追求远远高于物质,经历了三次角色的对换,她也都遇到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