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旱柳
分享到:

  夏可风  

  曾记得

  我赶着羊群马群牛群

  漫游在鸟儿都飞不到尽头的草原上……

  那里终日有阳光森林和清泉

  蓝色的风,七色的霞

  常常会把云团翻过来

  又翻过去……

  苍茫宙宇,任我俯瞰

  睁开眼,我的披挂一定盖过蓝天

  闭上眼,所有的星辰日月与我一同睡眠

  但在我见到你的那一时刻

  我的整个身子,随同双脚

  不由得滑入到沼泽地一般  

  无力地侵入到细沙深处

  膨胀的脑袋  

  把负责思考和想象的细胞硬生生地  

  挤了出去

  游离于脑壳之外的可怜的思想颗粒

  被沙棘丛中刮出来的甜甜的热风

  片刻间

  在一长串高低不同的焦黄的唏嘘声中

  无主地飞越了贺兰山

  直穿越到——

  我曾经是那么熟识的内蒙

  那一片绿色和黄色的 

  搏斗了几辈子

  依然还是我绿着你  

  你黄着我的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了解你

  虽然,我是那么好奇过

  我默默地端起相机 

  我要对焦你,我要把你

  如同蒙古汉子般粗实的焦黑的坚忍

  和头顶上莫名的嫩绿和天真的渴望  

  永久地收藏在我的记忆卡里

  至于你为什么不怕死,不会死  

  我不用思考,我只希望  

  有你的存在,就有了一部完整的历史

  而你名字存在的意义  

  绝不止是一棵仅仅是名叫“旱柳”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