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金楼丨浙江首次召开这个大会 书记省长都提到这八个字
分享到:


8月23日,浙江省人民大会堂,浙江第一次召开全省农业高质量发展大会,省委书记袁家军批示,省委副书记、省长郑栅洁出席大会并讲话。

科技强农、机械强农,这是省委书记批示和省长讲话中都提到的关键词。由此,科技、机械对浙江农业的重要性被摆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在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启动之际,浙江提出科技和机械作为农业现代化发展的主抓手,将会引发怎样的一场农业生产效率变革,这让人充满期待。

破解“谁来种地”的难题

成立农机科研攻关团队、联盟,签约“双强行动”重大项目,列出重点农机研发攻关清单、明确攻关期限……农业高质量大会上,所有的议程设置都聚焦科技、机械这两个焦点。

大会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号:实施农业“双强行动”,大力提升农业生产效率,将成为浙江农业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力和鲜明标志。一场农业生产效率的大变革呼之欲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浙江第一次为了变革农业生产效率,大刀阔斧调整农业生产模式。回顾浙江现代化农业的变迁,就是一部生产效率不断进阶的发展史——

其中颇具里程碑标志的是:上世纪末,台湾果农在慈溪周巷镇建设了现代农业园,带来了先进的黄花梨栽培技术。当时,浙江日报对其进行了报道,在头版刊发《一只梨卖了5元钱》的报道,轰动一时,成为效益农业的典范,对传统小农模式带去巨大冲击。2005年1月全省农村工作会议上,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又创造性地提出,浙江要把高效生态农业作为现代农业发展的模式。他强调,高效生态农业既具有现代农业的一般特性,又体现了人多地少的经济较发达地区农业发展的特殊性。

按照总书记的要求,这些年来浙江坚持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在许多方面农业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全国召开农业领域的各类大会,浙江这个“农业小省”却总能作为优等生做经验分享。2020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比更是首次低于2。

但无须讳言的是,浙江农业尚未彻底摆脱“七山一水两分田”的资源禀赋限制。和兄弟省份江苏相比,浙江距离就不小——去年两省农业劳动生产率相差约2万元。这其中固然统计口径不同的因素,但无论怎么说,两者的差距真实存在。若是再对标荷兰、日本、以色列等农业强国,差距就更大了。

对标先进,奋起直追。浙江为何选择了科技强农、机械强农这两个赛道?

这与近些年来日益突出的农业人口锐减、老龄化问题密切相关。据统计,浙江的涉农劳动力是540万人,不足浙江常住人口的十分之一。

如果有一天这个数字降到300万甚至更少,而浙江农业还没有彻底告别小农模式,“谁来种地”的问题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省农业农村厅有关专家告诉记者,因此浙江要未雨绸缪,避免出现日本昔日面临的农业人口老龄化的尴尬。

看到了瓶颈,浙江的领导干部感到了紧迫感。省委书记袁家军要求,要系统构建新的“三农”工作格局,全面对接“152”体系架构,进行全方位推进、系统性重塑。

如何实现系统性重塑?科技、机器换人,这无疑是对传统格局的颠覆。近期,省长郑栅洁在湖州、省农科院等地调研时,便一再提及科技强农、机械强农。

今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突出强调要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这无疑为浙江农业的变革带来东风。

聚焦山区26县加快共富

执政为民重“三农”,以人为本谋“三农”。在《习近平在浙江》采访实录中,浙江三农专家顾益康这样理解习近平“三农”思想。

在今天的大会上,浙江明确推进“双强”行动,同样体现了执政为民重“三农”、以人为本谋“三农”的精神。

此次大会上,浙江省提出了四大关键性牵引指标——

浙江农业劳动生产率、农业亩均产值、农民年收入、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

都要实现大幅增长。

7月,浙江省农办等三部门联合印发的《农业农村领域高质量发展推进共同富裕行动计划》也明确提出:

到2025年,浙江城乡收入倍差从1.96缩小到1.9以内;

山区26县农民与全省农民收入倍差从1.32缩小到1.2以内。

如何实现广大农村的小农加快实现共同富裕?特别是,如何实现山区26县的农民更快增收致富?

科技和机械无疑是两个关键性、牵引性的突破口。

省农业农村厅有关专家告诉涌金君,目前浙江农业最需要学习的对象就是日本——相较于荷兰、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大型农机,日本基于小型农机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更适合浙江的丘陵地形。省长郑栅洁也曾强调,要立足浙江农耕条件,推广应用适应丘陵地形、适应家庭农场的微型化、轻便化、多功能农机装备。


此次会上,浙江省农业农村厅公布了“双强行动”十佳案例,许多便是山区县探索实践出来的科技强农、机械强农样板。

在龙游,龙游红专种粮专业合作社服务山区2万余农户,实现小农户亩均收益增加约150元。目前,合作社粮食生产农机单项服务(机耕、机插、机喷药、机收和机烘干)服务3.3万亩以上,全程(耕插收烘全程)服务2万亩以上。

通过科技创新,浙江要向新品种、优质品种要效益,向设施要地、向立体种植要空间,向无土栽培要一些新增的农业空间。在德清,去年底刚建成投产的“水木蔬菜工厂”,占地近40亩,达产后每年可以产出西红柿125万公斤,满足近5万人口全年需求。

一些农机、设施价格不菲,农民承担不起又怎么办?

涌金君了解到,眼下浙江正分产业、分品种布局建设300个区域农机综合服务中心,加快农机装备推广应用。有了这些服务中心,农民“只租不买”,也可以享受到现代农业的红利,加快增收。

跳出农业发展农业

今天大会上,涌金君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虽然主题是农业高质量发展,可与会的除了同业系统的干部,还有很多是经信厅、科技厅、国资委、大数据局等各部门的负责人。

他们可不是来旁听的。会上,他们屡屡被分到任务,许多还是直接由他们牵头来完成,省里直接定下了时间表和任务清单。

这边是浙江此轮农业发展模式调整的又一大亮点——跳出农业发展农业,在更大范围统筹资源实现科技强农、机械强农。

种业是现代农业的“芯片”。

对此浙江下决心实施农业新品种选育重大科技专项,加强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这一重任便是由省科技厅牵头负责。5年内,目标选育自主知识产权新品种200个以上。同样是在中心上求突破,省国资委也领到了任务——组建浙江种业集团,培育一批育繁推一体化种业龙头企业。

农机生产、应用涉及方方面面,单单靠省农业农村厅更是不够。这不,这次大会上,浙江省年度农业机械“尖兵”“领雁”攻关计划项目榜单名称,针对一些当下最紧迫的小型农机需求“揭榜挂帅”。同时,企业、高校等45家单位结成浙江省农机装备创新研发推广联盟。


不但如此,浙江省经信厅也分到了任务——牵头支持每县选择一个主导产业开展全程机械化试点,调整优化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范围和标准。引导企业开发先进适用农机装备,对列入《浙江省首台(套)产品推广应用指导目录》并在有效期内的首台(套)农机装备,符合条件的优先纳入享受农机购置补贴目录,并适当提高补贴比例。


各方力量汇聚到一起的同时,省农业农村厅的任务更加艰巨——农业科技、农业机械的应用,往往需要整个链条的相互适配。

省农业农村厅有关专家举例道,在荷兰的胡萝卜地里,收割机机身宽度和田里的种植间距相比配,机器完成采收后自动归集到一起通过轨道运输,之间无缝链接。这就需要机器研发、品种筛选、土地整理等每一步都环环相扣。浙江农业要实现这样的高效,就需要农业农村厅从各方面入手对整个链路进行重构。

这场刚刚启幕的农业效益变革,浙江自我加压,定下了不小的目标:

到2025年,浙江农业生产效率领跑全国,部分领域生产效率指标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