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画
分享到:

       张利良 

  历史从篝火旁延伸

  笔画从岩石上剥离

  太阳是父亲的心脏

  月亮是母亲的子宫

  河水流在荒原

  翅膀埋在丛林

  风暴的箭矢,紧紧咬住

  兽皮上的斑纹

  那时混沌初开

  你我的血脉

  自由流淌在一起

  脚步跟着虎豹走

  岁月陪伴野牛迁徙

  有些星空

  落在青年男女的眼眸中

  草叶盖住粗糙的仪式

  裸体追逐神话的源头

  昊天厚土啊!

  每一幅图腾,围着火堆载歌载舞

  那时黑夜也很明亮

  那时死亡像一颗流星

  那时种子都懂得感恩

  那时江河辽阔,山川叫不上姓氏

  没有村庄,没有城市

  没有苟且偷生

  活着的人

  都有一张手舞足蹈的影子

  深深地镌刻在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