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 | 蒋宗木:一生从医誓不悔
分享到:

他是一名医生,毕业于嘉兴医士学校,60多年前来到象山,满腔热血投入到治病救人的工作中。却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度过20年辛酸的日子;他也曾赴美国参加学术交流,成果斐然。无论在何时何境,他从不忘记自己是一名医生。退休以后,他继续从事医疗工作,直至83岁才居家养老。他和妻子双双申请填写了遗体捐献表,哪怕到生命消失的那一刻,他也要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为医学事业作贡献。他叫蒋宗木,出生于诸暨,是象山县中医医院的一名退休医生。

p3_b.jpg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年轻时的蒋宗木,儒雅帅气,风度翩翩,他心中的偶像是著名表演艺术家于洋。可偏偏他就读的是医学专业,在课堂实践中,还要与让人害怕的骷髅、遗体打交道。

蒋宗木在嘉兴医士学校就读期间,三年级上实习课时,他看到当时医院抢救病人时需要输血,都是用针筒一筒一筒从助血员那里抽出来,然后一筒接一筒地输给病人。这样很易引起血液污染,也不易控制速度,蒋宗木设想用一新方法,血液可直接由助血员流到病人身上。校方很重视这一设想,马上配备懂英、德、日语的三位老师帮助指导研究,可惜过了不久,日本抢先发明了输血泵。此事对他教训很深刻,自觉自己的知识太贫乏了,各种科学知识以及外语都需要努力赶上去。

毕业后,因为当时省卫生厅转来了舟山地区急需医生的求援电,蒋宗木毅然放弃了保送上海医学院继续深造的机会,率10位同学登上了赴舟山的轮船。他是支援舟山的小组长,由于他坚决要求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1956年4月,他被分配到象山人民医院(当时象山属舟山管辖)。那时的丹城,街道狭小,店屋低矮,路灯昏暗,县医院坐落在一个破旧的尼姑庵里。当时的肺结核病人不少,没有人工气腹机,蒋宗木就自己动手制造了一只,并作文绘图发表在当年的《浙江卫生》报上,以供其它基层医院参考。

白喉流行时,蒋宗木为窒息病孩作气管切开抢救术,当时医院还开创了腹部一般手术和骨伤科等急救手术。蒋宗木投入到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晚上常常学习至深夜,研究第二天的手术或是日常工作中碰到的疑难病。

正当这位青年医生开始扬起事业之帆时,厄运毫无防备地降临了。1957年底,蒋宗木被错划为右派,他被硬生生扣上了右派的帽子,最后定案时被强拉右手签字画押。有冤无处诉,从此,度过了20多年无比辛酸的日子。

专心致志当医生

1958年冬天的一个傍晚,蒋宗木受命去新桥关头抢救一名大出血产妇。他从泗洲头出发,等踏上渡道,天已黑。走不多远,突见前面有人,原来是病家抬着轿子来接他了。蒋宗木坚持不上轿,就一脚高一脚低地跟着他们急急步行了30多里路。

来到病家,一看产妇脸色苍白如纸,脉博细如游丝,腹壁下已可摸到胎儿的拳头,子宫破裂无疑,正当他犹豫不决之际,产妇的丈夫和三个孩子已跪在地上,大叫“救命!”怎么办呢?救吧,需要动大手术,这里人手不够,条件又差,转院吧,需翻过一座高山陡岭抬70多里路才能到县城,产妇必死无疑。与其等死不如抢救!时间就是生命!他冒着坐牢的风险下定了决心,马上用门板当担架,火速将产妇抬至3里外的新桥联合诊所。蒋宗木向公社里汇报了情况,在当地党委的支持下,即刻用四条长凳将门板搁起,在汽油灯下为产妇行子宫切除术。没有缝合线就从小店里买来衣线代替;没有助手,就请白发苍苍的助产员帮忙。当屋顶明瓦放光,黎明到来,手术才结束。术后,蒋宗木接连守了三天三夜,产妇救活了!接着,找蒋宗木看病的人在街上排起了长队。

术后,他对此事作了思考:知识就是力量,要不是自己平日努力学习医学基础解剖、生理、病理知识,要不是有较深厚的外科技术操作功底,这么危重的病人又怎敢抢救呢?

身处逆境,他怀着内心的巨大痛苦,一边在农村当医生,一边开始系统地学习医学丛书,包括浙江医学院的讲义教材和国内外的权威著作,也努力学习医学英语。工资降级了,宁可生活苦一点,医学杂志不可少订。几十年来,他把大部分的工资收入都花在买书、订杂志上了。

p4_b.jpg

把一切都献给人民

在下放农村的日子里,蒋宗木与农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一个寒冬的夜晚,他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出诊。病员是一位年轻的农夫,患脉管炎,左足趾剧痛难忍,注射杜冷丁后,也只能安宁一两个小时。是夜,万籁俱寂,病人长夜哭泣,惨叫声使人心碎。凌晨,蒋宗木辞别病家,火速赶往医院,查遍手头资料,最终在古书堆中找到一张方子。服用3贴后,病人疼痛渐止,再服10贴,痊愈。这件事让蒋宗木受到教育,除了学习西医知识外,还需要好好学习中医中药。此后,凡是西医诊治有困难的疾病,他就去找中医中药的治方,有疗效的方剂,都作摘记。

1979年,蒋宗木被摘掉“右派”帽子,政治上得到了平反,此后还当上了象山县第二至五届政协委员、农村卫生院院长。又逢祖国“科学的春天”到来,在县科委的支持下,他和同事们共同研究胃部手术。他们用了16条犬,每条犬需做2至3次手术,设计对比两种不同手术方法的效果,并请浙医大病理教研组协作观察组织切片。从实验动物的饲养、手术,到术后护理等,工作量巨大,但在蒋宗木的带领下,大家团结合作。实验中,回答了临床工作中许多不明确的问题,并有一些新的发现。他撰写了有关胃手术改进方面的论文6篇,从胃大部分切除两层吻合法,改进成半胃切除一层吻合法,扩大了残胃容量,患者能较短时间内恢复正常饮食和体力劳动,受到了病人的欢迎。

1984年,蒋宗木调入卫校任教,有了较多的学习机会,常能外出参加一些学术会议。1987年,他去浙医大主治医师提高班学习,他很珍惜这个好机会,就像海绵吸水一样,专心致志地学了许多新东西。

1989年,蒋宗木担任象山中医医院住院部主任。他一直走在医学道路上,共撰写医学论文20余篇,发表在省市级杂志,其中一篇在美国交流并获参赛论文一等奖,五篇获省市及国家级优秀论文奖,并参与著书两部。

1998年退休后,蒋宗木应邀担任县抗癌康复协会常务顾问、爱心医生,多次获评省抗癌康复协会个人先进。2011年,他和妻子向红十字会提出申请,双双填写了遗体捐献表,2012年底,夫妇俩荣获市红十字会“博爱之星”奖杯。

蒋宗木说,不管身处何境,这一辈子,从没有过放弃从医的念头,从不后悔自己当了一名医生。目前,他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他拥有一书柜的医学类书籍,欲赠送给合适的人。他激励后辈:“只要热爱专业,脚踏实地努力学习,刻苦钻研技术,必定会使自己成才!”


记者:郑丽敏